北纬最后两度徒步远征北极点的挑战成功

​​​我和挪威向导Bengt Rotmo于挪威时间2017年4月4日从斯瓦尔巴德群岛朗伊尔乘坐安东诺夫74冰上运输机飞往Barneo Base,一个多小时后乘坐米8直升机着陆北纬88度线,开始了北极点远征,计划20天左右完成挑战。

在北纬88度线上 在北纬88度线上

​受厄尔尼诺现象影响,今年北极气温为近些年最低,我记录过零下37.5度的低温。截止挪威时间昨天,今年徒步北极的各支队伍已有5人因为冻伤或其他不适呼叫救援直升机终止了远征,创Barneo冰上基地建立以来的纪录,往年一般仅有1-2人退出。

冰霜满面 冰霜满面

​我的向导本特是International Polar Guides Association(国际北极向导协会)最高等级的Master Polar Guide(大师级极地向导),该协会目前仅有14名Master Polar Guide,能通过视觉,听觉,嗅觉,味觉全面感知北极环境的细微变化,选择最适合的行走路线,提前避险以及在危险时做出最正确的应对。在他的培训下,我成长很快,严格遵守每一个他教过的规则细节,没有出现过严重冻伤。

休息中 休息中
去年夏季留下的北极熊足迹,本特说是1只母熊带着2只熊宝宝 去年夏季留下的北极熊足迹,本特说是1只母熊带着2只熊宝宝
新鲜的北极狐足迹 新鲜的北极狐足迹
每晚用军用信号弹围绕营地建立北极熊防线 每晚用军用信号弹围绕营地建立北极熊防线
美丽的冰凌花 美丽的冰凌花

​远征过程中见过姿态万千的冰雪,跨越过无数道冰裂缝,翻爬过难以计数的冰块隆起堆积区,绕过不少形态各异的开放水域,经历过难以忍受的潮湿与酷寒,摔过上百跤,扭曲成各种姿势,肘部和膝盖都受过重击,脚部水泡和肿胀行走疼痛,幸运的是尚未痊愈的骨折肋骨没受到冲击。

跨越冰裂缝 跨越冰裂缝
通过冰层隆起区域 通过冰层隆起区域
冰块堆积区的艰难行走 冰块堆积区的艰难行走

​今年特殊的寒冷导致冰面情况不错,风向大部分时候也比较顺,从开始的适应性行走到逐渐提速,跨越北纬89度线后开始发力提速,距离北极点尚有40公里时因为担心瞬息万变的冰面会裂开新的开放水域,我们尽可能压缩了休息时间全力冲点,近20个小时内仅休息不到两小时走完最后一段,最终以12天13小时15分钟的总用时走完北纬最后两度抵达北极点,比预计时间提前了近8天。

新生开放水域表面即将冻结的冰水混合物 新生开放水域表面即将冻结的冰水混合物

​北纬最后两度直线距离222公里,本特说我们实际行走大约在300公里左右,12天多的速度算是超快了,以他的资历没有听说过2度远征有用时更少的,询问了Barneo Base的队长Victor Serov也没有听过更快的,通常2度徒步用时在16-25天不等。

GPS导航仪记录的所有宿营点 GPS导航仪记录的所有宿营点
船型雪橇卡住或倾覆是家常便饭 船型雪橇卡住或倾覆是家常便饭
新生尚未稳定正处于移动状态的开放水域 新生尚未稳定正处于移动状态的开放水域

我已于挪威时间4月16日晚22点左右回到斯瓦尔巴德群岛首府朗伊尔,重新踏在坚实的土地上恍若返回人间,当时已超过48小时没有好好睡觉了,但收拾完东西依然狠狠的洗了澡,镜子里的我明显消瘦憔悴了许多,为了北极远征而狂吃数月积攒的脂肪全部消耗一空,腹肌又回来了,这就是努力行走的回报。

18个月的联系,探讨,计划,训练,等待和煎熬,就这样我以一个零户外基础的人,幸运地完成了北极点远征的挑战,成为首个无补给不间断徒步北纬2度抵达北极点的中国人,返回Barneo冰上基地后遇到每个探险家和游客听闻此事都觉得不可思议,我收获了他们的赞叹和拥抱,所以认真做事获得成功的机率会大幅上升,有志者事竟成是我想分享给大家的感受。

​​感谢每一个在北极梦想过程中给予我帮助的朋友们,没有你们的协助,我不可能走的这么远。接下来我会用一个多月的时间写完《北极之路-徒步去世界尽头》剩下的远征部分章节并陆续更新发布,感谢大家阅读及分享。

终点即新的起点 终点即新的起点
纠错/举报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