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赢了,那中国汽车呢?

在全新一期《时代》杂志上,除了美国本土版外,所有海外版本赫然出现了英文“China Won”和“中国赢了”正反对立两行大字,距离法国《世界报》头版出现“中国强国崛起”六个大字不足一个月。这个时间点也分外地微妙,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刚刚落幕,而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首次正式访华在即。



“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可能仍将保持强劲和稳定。中国的国际影响力将会持续增长,并且具有不小的野心,将会在世界舞台上占据中心位置。昔日繁荣的美国如今经济疲软、枪击不断,欧洲也深陷难民和恐袭的泥潭。”开篇文章这样写道。



当世界眼光聚焦于中国市场,特朗普11月8日-10日率领代表团访华也分外受人瞩目。特朗普商人出身,一直以来高举“美国优先”的大旗,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这位把贸易逆差看得很重的美国总统饱受争议,但也因此,商贸活动与市场准入条件的谈判也成为此次国事访问的重中之重。

那么,十九大之后的中美首次国事访问对体量连续8年蝉联全球得一的中国车市有什么影响?

股比开放 降低美国在华企业准入标准

“中方按照自己扩大开放的时间表和路线图,将大幅度放宽金融业,包括银行业、证券基金业和保险业的市场准入,并逐步适当降低汽车关税。在2018年6月前在自贸试验区范围内开展放开专用车和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试点工作。”在题为《中美元首会晤达成多方面重要共识 同意共同努力推动两国关系取得更大发展》的材料中,关于之前风传的“股比开放”有这样一项规定,



特斯拉在中国设厂一事,10月底,《华尔街日报》报道称特斯拉已与上海市政府达成协议,将在上海自贸区全资设立工厂。随后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董扬口头确认“新能源汽车的股比限制将放松,在明年将允许外资新能源汽车企业在自贸区内建立独资公司。”。

10月26日,商务部发言人高峰表示“对于外国投资者来华投资,特别是在高新技术、节能环保、战略性新兴产业等领域的投资,我们始终持欢迎的态度。我们将按照党的十九大精神,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扩大对外开放,努力为外商营造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切实保护外商的合法权益。”



明年年中在自贸区开放专用车和新能源汽车的股比限制试点,这就意味着,特斯拉将是第一家在国内独资建立工厂的汽车制造商,有助于大幅削减其生产和运输成本,扩大其市场份额,攫取中国新能源高速增长的红利。无论是针对特朗普之前称“降低美国车企门槛”,还是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9月份“改善美国企业在华市场准入,呼吁中方对华美国企业给予公平互惠待遇”都堪称完美交代。

中国降低了外资企业入华的门槛,而美国却在加紧外资审查,加强对华高技术出口管制,且针对中国企赴美投资屡设障碍。



一位特朗普政府的官员称,美国正在考虑给一个处于国家安全理由考虑对外资收购美国公司进行审查的机构CFIUS更多的权力,以停止“中国式的掠夺性做法”。美国参议院共和党党鞭科恩表示,中企收购美国技术,破坏了美方的比较优势和工业基础。

据第一财经的统计,CFIUS在2001至2016的年度报告中表示,自2007年以来,中企收购美企的被审查案例和失败案例均逐年递增,其被审查交易的比例从2005年的1.56%上升至2013年的21.6%。



根据路透社和《纽约时报》的报道,有美国官员称,美国要加强中国在硅谷投资的审查,以更好地保护“对美国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敏感技术”,甚至不排除一些已经接受了中国投资的公司从国防合作的名单排除。

美国军方还干涉中国企业海能达与加拿大科技企业Norsat的合作,理由还是“国家安全”。9月底,特朗普还否决了由中国政府支持的美国私募基金公司Canyon Bridge Capital Partners以13亿美元收购莱迪思半导体(Lattice Semiconductor Corp)。华为收购3com和2Wire被拒绝、紫光收购美光被拒绝、甚至到厦门宏芯基金投资德国设备供应商爱思强都被影响。



据《纽约时报》报道,为了保护美国高科技,甚至有美国官员主张改变移民政策,给这些最好的人才绿卡,把他们留在这里,在这里发展技术,不回自己的国家,与美国竞争。

一边是汽车市场洞开的大门,一边是高科技(如AI、图像识别、大数据)等领域筑就的高墙。中国降低外资准入壁垒,而美国把中方资本与人才挡在门外,后者显然有违平等互利、相互磋商的原则。

2,535亿背后暗流涌动

在竞选总统俄亥俄州站演讲中,特朗普曾把对华贸易称为“单行道”,事实却远非如此。中国海外并购受阻,但绿地投资(到国外投资设厂)却有所增长,这一点在整车和零部件企业发展方面尤甚,设立研发中心,加强属地化生产,逐渐打入竞争激烈的美国汽车市场。

即使在特朗普国事访问三天签署的2,535亿美元中,除了福田与TDG签署了《智慧城市交通解决方案备忘录》外,汽车行业看似再无“斩获”,但中美在汽车行业的合作,早已展开。



34天前,比亚迪对外宣布位于美国兰卡斯特工厂三期竣工并全面投产,第一期早在2013年5月正式投产,第二期在今年年初投产,年产能1,500辆,提供就业岗位上千个,是美国首个中国大巴制造商,也是北美最大的纯电动大巴工厂。



在俄亥俄州代顿——曾经的铁锈地带,福耀集团买下通用汽车于2008年关闭的当地工厂。这个场子有41个橄榄球场大,能提供2,500个工作岗位,包括州长在内的内政官员则承诺超一千万美元的拨款和刺激。在此之前,福耀集团的董事长曹德旺曾因美国的反倾销诉讼而奔走数年。



曾与IDG筹资15亿美元设立汽车科技基金的富士康也以更加“激进”的步子进入了美国。今年7月,特朗普和富士康集团掌门人郭台铭在白宫宣布,富士康未来4年将在美国威斯康星州投资100亿美元兴建液晶面板厂,将会为威斯康星州创造3000个工作岗位,并有机会上探至13,000人规模。



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广汽集团执行总经理冯兴亚曾表示,美国汽车制造商销往中国的车辆远多于中国汽车制造商售往美国。“尽管特朗普素有‘反全球化’的名声,但实际上当触及国家利益时,他是个实用主义者,中美两国建立良好的关系对美国也有利。”

广汽集团曾于2013年、2015年和2017年三次参加北美底特律车展,并在今年年初发布了2019年底要进军美国的计划。尽管美国的消费者和中国消费者一样都喜欢又大又炫的车,但更为严苛的安全测试和排放标准还需要广汽传祺作出相应的改进。想要绕开进口汽车2.5%的进口税率(未来可能会更高),广汽集团还需要在美国建厂。



上汽集团则认为特朗普上台后美国贸易政策存在不确定性,而就此搁置。上汽集团国际业务部总监杨晓东(Michael Yang)4月19日表示,一旦中美贸易政策明朗之后,上汽会继续实施进军美国市场的计划。目前,上汽集团在美国底特律郊区设有一家贸易公司,在硅谷拥有研发中心和合资资本投资公司。此外,上汽和通用的合资企业已将中国产的别克昂科威出口至美国。



特朗普曾经屡屡扬起推特大棒,鞭策福特、通用、丰田等汽车制造商,敦促他们在美国国内生产或投资,并喊起了“让制造业重回美国”这样的口号。尽管中资进入美国投资仍然有诸多限制,但是开始将根系逐步植入美国的这些企业,逐渐化在了美国背景里。

曹德旺在自传中这样写道“为了实现长期繁荣,美国需要坚守成为制造业强国的梦想。”而这些梦想仍然需要中国人助其实现。在这一仗里,中国人终将赢得姿态。


标签: #热点聚焦
0 +1
收藏
纠错/举报
热门文章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