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诺、日产终从联盟走向合并

大家长戈恩在即将退休的一年里仍然操心不断。统筹、协调日法三家车企的的联盟董事长离开后,雷诺、日产和三菱还能够在矛盾中协同成长吗?这对三家车企而言是一个敏感而沉重的话题。戈恩也在思考这一有关联盟生死存亡的关键问题。

戈恩给出的方案是,由日产收购法国政府持有雷诺15%股权的大部分股权,为合并铺路。想必,熟知雷诺-日产联盟和法国政府之间纠葛的读者会提出疑问,曾经拒绝合并的戈恩,此次为什么主动提出合并呢?法国政府对日产增持又是何种态度呢?

法国政府和戈恩梁子有待解决

法国与戈恩结下的梁子主要围绕着“雷诺兼并日产”、“日产增持股权”、“法国政府权益”几点。为此,现任法国总统马克龙还在担任经济部长之时,就与戈恩数次交手。

从马克龙出发角度来看,他要求雷诺兼并日产,完全是为了人民的利益。那些年,法国失业率徘徊在10%左右,失业中年工人面临着生活的困境。为了提振经济,马克龙在2015年主导发布《促进经济增长、活动及机会平等法案》(又称“马克龙法案”),其中将法国周日营业天数由5个增加至12个,国际旅游区获准周日营业和延长夜间营业时间。

在此背景下,马克龙是不会放弃汽车行业这一能带来大量就业岗位,同时支撑起零部件以及服务等上下游企业的行业。雷诺,作为法国重要的汽车制造商,自然是法国政府眼中的关键角色。2015年,雷诺集团在全球共计提供了12.0万份工作岗位,其中在法国约有5.4万份。

加之马克龙曾有过促成雀巢收购辉瑞的经验,他自然而然将目光瞄准了雷诺-日产联盟。如果雷诺兼并了日产,法国政府一方面可以推动雷诺的进一步全球化,另外一方面则将控制日产,获取更多的经济利益。于是,他与戈恩展开了多次密谈,但是结果戈恩明确拒绝了马克龙。

之所以拒绝,只能用“道不同不相为谋”来总结。马克龙的合并提议,是在用日产的痛苦来成就雷诺。这势必将伤害联盟中日产一方和日本员工的感情,可能会导致联盟成员之间的协同和沟通出现裂痕。而作为雷诺-日产联盟的掌舵者,戈恩的出发点是为了联盟的利益。他不会同意分裂情况的出现,于是果断拒绝了马克龙。

但是2015年股权结构的变化显示出,马克龙及法国政府并未放弃。当年4月,法国政府将对雷诺的持股比例由15%增至19.7%。法国政府由此享有双倍的投票权。原本往届法国政府担心,由于日产拥有更强的盈利能力和规模,若雷诺和日产直接合并,日产可会联盟的重心转移出法国,稀释法国政府对雷诺的投票权,从而降低它对联盟的控制权。对雷诺的股权提升后,法国政府不再担心,并有底气要求雷诺和日产完全合并。

法国政府增持雷诺之后,在后者的话语权要高于日产。但是,当时日产已经从上世纪90年代末的衰退中恢复过来,利润颇丰,希望提高在联盟中的话语权。法国政府的增持引起雷诺,尤其是日产的强烈不满。

戈恩对此做出反击,在当年12月份,日产讨论将对雷诺的出资比率从目前的15%提高到25%。如此,按照日本《公司法》规定,雷诺将失去对日产的表决权,其最大股东法国政府的影响力也将就此被削弱。

紧接着,雷诺、日产和法国政府达成一致,法国政府不再干预日产经营,雷诺和日产保持各自的独立性。这时,法国政府和联盟董事会之间的紧张对峙局面才有所缓解。

戈恩为何提出合并?

戈恩曾提出,如果法国政府不出售股权,雷诺和日产就不会有合并的一天。如今,法国政府的态度已经不似以往那般强硬,戈恩提出联盟成员合并的可能性。

2017年11月2日,法国国有资产监管部门(APE)发布声明,称售出价值12.1亿欧元(约合14亿美元)的雷诺股份,这1,400万股份由雷诺接手。这次股份出售使得法国政府在雷诺中的股份降至于15%的历史水平,也使得两年前因强行增持而造成的权利之争有所缓和。

近日更传出,雷诺与其联盟伙伴日产正在讨论结成更紧密的关系,方法即是日产收购法国政府持有雷诺15%股权的大部分股权。计划一旦实施,法国政府将失去对雷诺的控制,后者的控制权将转移到日产手中。

而且据外媒报道,戈恩在接受法国法国国家电视台经济频道的采访时直言,不排除联盟成员合并,来增强联盟的竞争力,虽然合并并非其终极目标。今年2月份,戈恩表示:“一旦法国政府决定退出,所有事情都都透明了,我告诉你这一天不会等太久的。”

虽然日产增持股权的事情已经被雷诺和日产否认,但汽车圈里否认并不等于不存在。更何况,戈恩早前也曾有过合并的想法,甚至已经经由高盛制定过合并方案。2015年据雷诺内部人士透露,戈恩虽然无视法国政府的合并要求,但他有着自己的合并选择,希望在政府影响力较小的前提下进行合并。

如今法国总统马克龙告诉戈恩的代表人,他愿意退出或出售持有的雷诺股权,作为合并交易的一部分来保证法国的权益。

法国政府的松口、戈恩提出合并的缘由则可能要归结于掌舵人的变更和联盟未来的不确定性。

就雷诺-日产联盟新任掌舵人,《每日汽车》已经分析过多次,其中在《谁是最大车企下一任掌舵人?卡洛斯•戈恩接班人隐现》一文中,记者详细地阐述了新掌门的任重而道远。

是雷诺与日产牵手、壮大的过程,便注定了戈恩职位的独一无二性和管理的艰难程度。在戈恩领导下,去年,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全球销量同比增长6.5%至10,608,366辆,较大众汽车集团仅落后不到14万辆。而若不及大众的重卡销量,雷诺-日产联盟就可摘得全球轻型车冠军。

戈恩越成功,新掌门人(哪怕只是联席CCO而非联席CEO)的担子就越重,他需要成为法系车企和日系车企之间沟通的纽带,在戈恩成果上继续推进联盟之间的协同。今年,戈恩即将离开联盟,成员之间的协同关系则将迎来新的考验。未来联盟是否能够带着得意在销量规模上超过大众集团,能否坐稳全球最大汽车联盟宝座?这些问题使戈恩坐立不安的同时,也让法国政府的内心充满担忧。

合并,将两家车企纳入到一个统一的管理架构下,由上级做出资源调度、战略部署,或许是避免“兄弟阋于墙”的最好办法。

谁合并谁?

讲到此,我们生出一个疑问,联盟成员合并,是由谁合并谁?

汽车界不乏合并的车企,例如菲亚特从2009年起开始逐步收购克莱斯勒的股权,从20%、35%、52%,直至2014年1月菲亚特掌握了克莱斯勒100%的股权。当年10月双方的并购协议正式生效。

但是日产已非1997年濒临破产边缘的车企,现在它在全球的规模要超出雷诺。而若雷诺被日产收购,想必将引起法国方面的强烈反击。

戈恩提出设立一个临时的机构,由一家荷兰基金监督雷诺、日产和三菱的管理层。这被视为三家车企整合为一家总部设在阿姆斯特丹的全球汽车集团的序曲。

将总部设在荷兰使法国不满。知情人士指出,除了股权稀释和亏损带来的影响,法国还担心总部设于其他地区的集团不会给法国带来技术中心、工业岗位和税收收入等多方面的好处。

他们补充道,要获取批准,日产增持股权的交易需要对法国做出强有力的让步和保证,其中包括工作、投资、董事会代表以及面对重大战略决策时所享有的“金边股”否决权。

对于马克龙,法国政府任何出售雷诺股权的行为都可能会对马克龙带来政治风险。他已经因TGV火车制造商阿尔斯通等国家领军企业的控制权落于外国之手而饱受抨击。

此时此刻,合并一事确定后,戈恩、联盟将与法国政府、日方等展开一连串的谈判。


0 +1
收藏
纠错/举报
热门内容
1
评论
收藏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