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比开闸 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

“放宽外资股比限制,特别是汽车行业外资限制”,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上的这句话,给1984年诞生的《合资法》敲响了挽钟。

合资股比开放,中国汽车就真的大难临头?外资品牌真能长驱直入,中国汽车品牌哀鸿遍野?一时间,人们奔走相告之余,却难掩忧虑。未必,相反,在有能力参与市场竞争的汽车集团看来,恰好是成长成熟的中国汽车品牌“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的大好时机。

回顾30多年前《股比法》诞生时,中国人均GDP仅为230美元,而大众汽车在新兴市场投资建厂的人均GDP门槛为4000美元,据上海大众中方谈判人员回忆,中国政府为了支持这个项目,制定了《合资法》,以示风险共担之意,缓和德国人忧虑。

合资股比当时并非为了保护中国汽车市场和中国汽车品牌(彼时仅有“红旗”和“黄海”两个自主品牌)而生,但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快速增长,中国市场成为一片前所未有的“沃土”,才演变为保护中国汽车刚起步时的一种机制。

但现如今,国富民强,中国人自己的汽车品牌,如传祺、吉利、长城、奇瑞、长安、比亚迪等,已经千锤百炼,不惧挑战。2017年,自主品牌累计销量为1297万辆,占全部狭义乘用车销量2422万辆的53.6%,乐观估计,到2020年,占比将突破狭义汽车总量的50%。国富民强产业兴旺,股比限制这一历史产物此时寿终正寝也正在情理之中。

从当前各方舆论看,不少人虽然认识到“放开股比降低关税,中国汽车进一步开放”是大势所趋,但在政策的保护下、全球第一大市场的温床上丧失了创新与斗志,蜕为股比开放的坚定反对者,并以拉美汽车“空心化”来佐证,事实上,真正受伤的大概只有过度依赖合资品牌的汽车集团,一些秉承“开放创新,自力更生”的企业却能客观上从中受益。

在博鳌论坛现场,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聆听了习近平总书记的演讲,当即表示,“目前广汽和外方的合作是双赢的,我们有当地的文化、人才、市场,当地的配套。我们和日本、欧美合作伙伴是双方互相信赖、互相尊重、优势互补。我们并不担心国家政策放开影响到我们的合资合作,只要大家能双赢,这个企业就有生产和持续发展。”

在2017年广汽集团二十周年的媒体沟通会上,广汽集团执行总经理冯兴亚也提初了对“合作开放”的独到见解。他认为,多年来合资合作,产品开发技术虽然被没换到,但日常生产管理技术、品质管理技术、营销管理技术、甚至说团队管理的精神,文化、风险精神,也是一种技术。团队精益求精的做法和思维方式,理念,对一个企业发展而言非常重要。

用合资公司积累的人才、资金技术来反哺自主品牌,同样重要。也正是有了这些基因、DNA,广汽的自主品牌历时10年能有这样的表现。从GS5开始,广汽自主聚焦单一传祺品牌,陆续推出了出GS4、GS5、GS6、GS7、GS8,成为20万元以上SUV的企业之一,轿车、SUV、MPV全线布局。借助合资的人才资金,实现超80%的年复合增长率,并向高端细分市场进军,这些其他自主品牌都可以借鉴。

在博鳌论坛,习近平主席还表示,这些包括汽车股比开放在内的重大举措,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经过努力,现代产业体系建设将加快推进,中国对外开放一定会打开一个全新的局面。就像当年中国加入WTO,不少人认为海外企业会冲击很大,结果中国反而成为最大的受益者,“中国制造”走向了全世界。

具体到汽车行业,目前中国汽车多出口向俄罗斯、巴西、中东等地区,且多集中在中低端领域,以性价比取胜。股比开放,进口车关税降低,国内汽车市场竞争进一步加大,尤其在“电动化、智能网联化、国际化、共享化”等移动智能出行领域,再加上资本与造车新势力推波助澜,可以预见,中国汽车会出现明显的“溢出”效应。

广汽、奇瑞、比亚迪等在这个方面行动的比较快。今年两会期间,曾庆洪表示:“美国也好,其他国家都一样,人类一样都希望产品有性价比,可靠,包括使用成本、安全,所以我相信我们走出去是一个国际战略。”目前,广汽已经进入了中东、非洲等14个国家和地区的汽车市场,并希望进入美国市场锻炼一番,而且有自信自己的产品安全完全适应美国的标准和客户的需求。

“和平与发展是世界各国人民的共同心声,冷战思维、零和博弈愈发陈旧落伍,妄自尊大或独善其身只能四处碰壁。谁排斥变革,谁拒绝创新,谁就会落后于时代,谁就会被历史淘汰。”合资股比开放,对在温室内成长了数十年的中国汽车企业意义深重。


0 +1
收藏
纠错/举报
热门文章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