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美国、欧洲对FCA关上了门 中国还留着一扇窗

菲亚特克莱斯勒(FCA)CEO 马尔乔内·塞尔吉奥(Sergio Marchionne)现年65岁了。

他即将到来的离去给FCA的命运蒙上了一层不确定性,虽然有声音称马尔乔内的副手会接替他,但几乎又有人都知道,他的离去,将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结,又或者是一桩天大交易的诞生。

回溯到2000年初,菲亚特这个成立于1899年意大利汽车巨头四面楚歌,在掌控着阿涅利家族不断明争暗斗及频繁爆出糜烂的私生活后,商业上极度萎顿,背负着66亿欧元的债务,企业形象一落千丈,被标准普尔称要将其股票将为“垃圾”等级。2003年之前,菲亚特几年内换了四任CEO,马尔乔内是阿涅利家族寻来的第五位。

这个于1952年出生于意大利基耶蒂的小个子,有一副非常漂亮但与菲亚特看起来非常不匹配的履历——虽然作为瑞士通用公证行(SGS)CEO力挽狂澜,但此前与汽车行业并无交集。最后证明阿涅利二世的弟弟翁贝托并没有看错,马尔乔内带领菲亚特扭亏为盈,并一手促成了与2014年美国汽车品牌克莱斯勒的合并。

即使凭借马尔乔内的闪躲腾挪,FCA成为全球第七大汽车集团,但其规模仍然落后于大众汽车与丰田汽车。在大众汽车消费市场,规模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且需要向自动驾驶和电动车领域投入巨资,在这种分散而多变的新型市场环境下,压力陡增,阿涅利家族可能有兴趣将FCA卖掉。

马尔乔内自己就是汽车行业合并的一贯支持者,尽管今年1月份放话出来说,FCA足够强大,能够自力更生,仍一直孜孜以求地在寻求合适的合作伙伴。

今年6月份,在2004年马尔乔内为FCA开出“救命良方”的同一地方——意大利都灵附近Balocco的测试跑道上,FCA将公布2019-2022规划,截止计划公布,其目标是削减23.9亿欧元(约合29.6亿美元)的工业债务。马尔乔内还说,届时为了庆祝减债成功,他会把那身标志性的毛衣换成西装。

FCA究竟会和谁结盟?或者说阿涅利家族会把FCA交给谁呢?基于FCA的分析师和投资者们的讨论,有以下三种可能的推演。

“美国优先”

三年前,通用汽车否决了FCA的合并计划,但是美国车市近来的不景气和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可能让FCA与一家美国车企合并的计划重新浮出水面。

考虑到都是家族企业控股,福特可能更加适合,而且可以在诸如皮卡等销量很高的平台上产生协同效应。ADW Capital的创始人Adam Wyden表示:“与福特合并显然最为合理,福特也在挣扎,需要进行战略变革,”而菲亚特“还居于优势地位。”但是福特未予置评。

欧洲答案

人们一直在猜测FCA和大众可能会合并,而且这会让在美国市场名声扫地的大众汽车重获信任,将Ram皮卡变为其新的盈利点。但是由于大众还忙于解决其“排放门”丑闻,对整个集团的架构进行变革,短期内合并难以达成。

PSA集团去年从通用汽车那里买下了欧宝,成为欧洲第二大车企,FCA则是欧洲第四大车企。如果两者合并,将解决FCA在亚洲市占率低的问题,同时有助于PSA平衡在美国的业务。

IG Market的一位战略分析师Vincenzo Longo表示:“通过这次贸易战,我们可以看出企业有成为区域市场冠军的倾向性(放弃或削弱其他市场),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FCA更有可能与欧洲车企合并。

大众未予置评,PSA的一位发言人援引了CEO 唐唯实上周的评论,认为由于反垄断法的存在,FCA不可能在欧洲内部实现合并。

中国路

随着中国汽车企业实力的增强,中国企业也出现在收购FCA的传闻中。外媒曾直接点名东风、广汽、吉利和长城,指出这些公司可能考虑收购FCA,尤其是Jeep品牌。吉利汽车8年前曾收购了沃尔沃汽车,据报道,2017年5月,吉利控股CEO李书福曾与阿涅利家族会面,但随后转向收购戴姆勒9.7%的股权。

马尔乔内在今年3月份的日内瓦车展期间表示,他认为中国汽车制造商“显然”对FCA很感兴趣,他本人并不排斥中国投资者,尽管可能会在美国和意大利遭遇政治上的抵制。一位吉利的发言人拒绝置评。

马尔乔内上演“王者归来”

还有一种可能是,其他的亚洲汽车制造商结成并不紧密的合作关系,1月份宣称自己“厌倦”了当跨国公司CEO的马尔乔内,则会应阿涅利家族的要求,交易完成后重掌FCA。不过这样的可能性非常低。

Investori一位基金管理者表示:“从前门离开,马尔桥内可能从窗户进来,重新成为集团的领头羊,这是有可能的。”


0 +1
收藏
纠错/举报
精彩视频
相关推荐
热门内容
2
评论
收藏
精彩视频

按住此处可拖动

不再显示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