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德堡:5年后,我回到了跑步的原点

文/赵奕

当我收到哥德堡半程马拉松赛的邀请时,正在准备第13届商学院戈壁挑战赛。

事实证明,我为这项越野赛事练习了三年,但还是准备不足。

当时满心觉得,戈壁跑完后,会以一个特别饱满的状态投入到哥德堡比赛中,毕竟是15天以后。

于是乎,欣然答应报名,参与这项全球最大的半程马拉松赛事。当时,甚至还有一个小心愿,能否拿到自己的半马最好成绩。

哥德堡马松松开始前,所有中国参赛队员的合影

实际情况是,戈壁上我左腿受伤,侧副韧带拉伤,外加胫骨平台水肿。半个月时间刚好让它恢复一半吧,这时候投入另一项赛事,我面临两个选择,要么放弃,要么打酱油。

抱着酱油跑的心态,我飞往哥德堡。

毕竟,这是全球最大的半程马拉松赛事,这是我第一次走出国门的比赛,再加上这是沃尔沃的故乡,而我作为沃尔沃车主,身着“沃尔沃战袍”走上赛道,……

这些原因罗列出来,让人无法拒绝。

5月5日结束的戈壁挑战赛钟,我左膝受了伤,当时靠队友帮助才到了终点。

我的第一次马拉松正好是5年前,也是一次半马,2013年4月14日的苏州金鸡湖半程马拉松。

第一次半马的经历,给我留下印象大致如下:

脚上起了四个水泡;

看到起伏的拱桥,就是一声叹息;

只要听到救护车的声音,都觉得就是为自己而来;

……

当时,我没有经过任何系统训练,就凭一股子蛮劲,记得应该半程跑进了2.5小时。

同行交大戈七的队友,对我很是鼓励,但和这些跑神相比,当时的我是不折不扣的跑渣一枚。

2013年第一次参加马拉松时的我

从2013年起,跑马拉松成了我的爱好。2013年的上海马拉松,是我的第一次全程马拉松,后来应该每次上马我都参加。直到2017年的上马,拿下了3小时24分的个人最好成绩。

这算是一个中不溜的成绩,不太好,也不太坏。

正因为媒体、车主、跑者这样三重身份交织在一起,有了这个幸运被沃尔沃邀请,去感受一下哥德堡马拉松。

事前,我还和沃尔沃负责公关的朋友交流,表达了“酱油跑”的心愿,得到的回复是:来吧!

2017年,参加上马时的我

如果说5年前我有了对马拉松的初体验,4年前,我有了对瑞典和哥德堡的初体验。

当时,正好是全新一代的XC90在斯德哥尔摩上市。

我和上海一位媒体创业者陈刚,还有彼时沃尔沃中国派驻到瑞典当地学习的段毅,我们三人一起利用发布会之前的时间,参访了沃尔沃总部。

虽然四年前,吉利和沃尔沃的结合,还没有像今天成果丰硕。但哥德堡,这座沃尔沃之城给我印象深刻。

当时沃尔沃的前瞻性研究人员在介绍儿童座椅的设计

我记得彼时参观了沃尔沃的碰撞实验室,了解了沃尔沃对前瞻性技术的研究,比如图片上这个就是一位介绍前瞻性儿童安全座椅设计方案。

这个方案,其实我现在也没有在市面上见过。

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有碰撞试验中心中,那些从瑞典各地乃至欧洲各地搜罗来的,沃尔沃车辆发生碰撞后的残骸。

每一个残骸都做了细致标定,它们背后都有一个悲惨的故事,当然也可能是幸运的故事。

沃尔沃赖以称道的安全技术,在一起起恶性事故中,保全了生命。

2014年,参观沃尔沃位于哥德堡的碰撞安全数据中心

事故与安全的大数据是沃尔沃的保障,而这个完全体现在现在沃尔沃的品牌理念中:以人为尊。

诸多豪华品牌中,说到品牌理念,以及与日常营销的契合,我觉得沃尔沃保持得最好。从产品到营销保持了很高的一致性。

对于豪华品牌来说,这愈发显得重要。因为品牌价值的实现,都来自于产品在消费者心目中映射的位置。

而沃尔沃传递的品牌形象关键词:北欧、安全、环保、简约、品质生活……

这些都通过一系列举措传递出来,其中,非常重要的就是体育营销。

这次我们比赛服上的slogan就来自沃尔沃帆船赛

沃尔沃在赛事方面的特别选择,原先主项是帆船赛和高尔夫。

因此在哥德堡的沃尔沃博物馆中,专门开辟区域展示沃尔沃环球帆船赛的盛况。

航海,对于海洋文明来说,或者尤其对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居民来说,是生存的基本技能之一。

而哥德堡马拉松赛,则是沃尔沃在跑步领域的一个尝试。

先放一张整个路线的图形,事实上,我们后来听导游提起,哥德堡已经筹划要在2020年左右举行全程马拉松。

而半程领域,这个赛事已经笑傲全球。最顶峰时的参赛人数接近80000人,而今年参赛人数也有60000多人,不愧为全球最大的半程马拉松赛事。

其实,一路听很多参加过的媒体老师介绍,都难以想象盛况。直到我在当地时间5月20日下午1点出现在准备区,看到一个又一个的出发方阵。

硕大的沃尔沃方阵中,还包括不少在哥德堡工作的中国籍员工

沃尔沃方阵出发的时间是14点02分,这个时间让我们可以在起点看到13点钟,第一批出发的顶尖队员,最后冲刺的画面。

令人乍舌的1小时01分的完赛成绩,让我们出发时整个赛道都沸腾了。

加之,在我们之前出发的方阵来自瑞典军队,配合他们发枪,空中来了一个喷气战斗机编队,巨大声浪配合现场的欢呼声,13点比赛已经正式开始,但真正高潮在沃尔沃方阵出发的一刻才到来。

沃尔沃方阵出发,气势十足

出发后,我陪着周光军老师跑了2公里,适应一下左膝的情况。几个小下坡,明显有不适。

下坡的速度,我不得不降到6分30秒左右。这个配速和我备赛时预计的配速一致。

但出了公园,开始进入到城市道路时,明显起伏不那么频繁,我也开始把配速加了上去。

由于前面我已经表述过,心态是酱油跑,以至于我连每次跑步必备的运动手表都没有带,无法监测自己的心率,也无法得知自己的配速。整个赛事,完全在“跑在自己的舒适区”的状态进行。

哥德堡是一座人和自然和谐共处的城市

不关注心率,不关注配速,就关注两边的风景吧!

由于哥德堡的赛段很窄,坏处是你无法起速,但好处是,你可以非常贴身地感受市民地热情。我感觉全城人都出动了,围绕在赛道边。

尤其是孩子们,他们伸出稚嫩的小手,守在赛道边上,等待选手们“Give Me a Five”。

我就在不断和孩子们击掌的状态下前行,慢慢就忘记了伤痛。

当然,还值得一提的是,几乎每一公里赛段都有一支当地乐队,从爵士、朋克、摇滚、Pop各种风格都有。

跑过这些乐队跟前时,恍惚觉得还是不是在跑步,是不是一场狂欢节。

跑到8公里处准备提速

8公里处,我碰见了沃尔沃方阵的官方摄影团队,我问他们,前面过去几位队友。他们向我示意三位。

直到此时,我突然觉得,还是可以稍微跑快一点,看看这三位到底是谁。

大约在13公里处看到了网易汽车的张齐,在19公里处看到了凤凰网的胡津南,跟着津南冲过终点线。

然后问他,到底第一名是谁呢?津南告诉我,原来是李小白老师。

冲过终点和胡津南、李小白合影

61岁的李小白老师,我初认识他就是在去年的越山向海赛事上,他一路跑一路捡其他选手扔下的矿泉水瓶。让我非常钦佩。

感觉小白哥的境界已经不是我们这些普通跑者能够理解的。大家评价他,不是在跑马拉松,就是在去跑马拉松的路上。

但当时并不知道他的速度也非常快,而这次哥德堡半马算是真正领教了。

哥德堡标志性的有轨电车

1小时44分钟,这是我的完赛成绩。和预期的相比挺让人满意。

但速度并不重要,按照小白哥的说法,你跑得快,自然有人比你还快;你跑得慢,依然有人跑得比你还慢。

马拉松,尤其对于我们业余跑者来说,速度是其次的,而在其中获得了与一座城市亲密接触的机会,与这座城市里的居民互动的机会。

这一点比什么都重要,所以这次是我第二次来哥德堡了,因为跑步,好像发现了一座新城市。


标签: #新鲜趣闻
0 +1
收藏
纠错/举报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