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衰存亡时,看众车玩家如何搅弄风云 | 生死半年考

如果去年汽车行业的持续分化已经让众汽车人感觉并不好过,那么今年,无数汽车品牌在中国市场这一巨大“战场”的继续拼杀将更显其果:或兴或衰,或存或亡。时间已过半载,国家政策导向如何?国内汽车玩家们状态又如何?且看《汽车公社》在此盘点一二。

1. 股比开放

4月17日,国家领导人在博鳌论坛上表示,“5年过渡期,汽车行业将全部取消股比限制”,并强调像汽车行业等少数保留限制的行业,“已经具备开放基础”。同日,国家发改委网站发布消息,中国汽车行业将分类型实行过渡期开放。按照发改委规划,将分2018年、2020年、2022年三期,分别取消专用车和新能源汽车、商用车、乘用车的外资股比限制,2022年还同时取消合资企业不超过两家的限制。

也就是说,通过5年过渡期,汽车行业将全部取消限制。取消股比限制,中国汽车行业走向“全面开放”,是底气与自信,更是一场生死之战的洗牌时刻。强大一批自主品牌的同时,也将会加剧弱者的出局。而股比放开后,对于自主品牌车企的影响、对合资车企的影响以及对豪华车市场的影响,以及包括未来可能的行业格局,也在后续开始慢慢显现。

2. 汽车行业指导意见

为适应汽车产业改革开放新形势,完善汽车产业管理,推动汽车产业高质量发展,日前,发改委组织起草了一份《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以下称意见稿)。意见稿涉及门类众多,包括燃油车、电动车与零部件等,且针对的是项目准入、事后管理与投资等产业核心问题。该政策的推出目的是严格控制新增传统燃油汽车产能,并积极推动新能源汽车健康而有序的发展,着力构建智能汽车创新发展体系。

3. 新能源补贴新政

2018年2月12日,财政部、工信部、发改委联合发布2018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新政。新政较旧政补贴力度大幅下降,针对产品技术的要求也更为严格。如对新能源乘用车补贴方案的调整、鼓励续航里程提升、根据电池能量密度和车辆能耗调整补贴、取消地方目录破除地方保护等等。此次政策的调整,将有利于提升新能源汽车的产品竞争力,倒逼企业新能源技术不断提升。

4. 铃木昌河分手

2018年6月15日,北汽昌河网站首页发布了《关于原江西昌河铃木汽车有限公司变更为江西昌河汽车有限责任公司全资子公司的公告》。公告显示,铃木将所持有的所有昌河铃木股权转让给昌河汽车,已完成登记变更手续。官方公告称,转让后,昌河汽车将持有原昌河铃木的100%股权,原日方将不再担任新公司包括市场产品在内的任何责任,昌河汽车承担新公司的相关责任,并将继续支持公司新的发展。

铃木退出昌河并非偶然,确切地说,铃木一直未想过赢得中国市场的心。多年来产品少、更新换代慢,坚持对小型车的“坚守”的原因都酿造了今天铃木在中国的悲剧。汽车行业股比开放后,“迂腐”的铃木是离开的第一家,但不会是最后一家。而昌河则进入繁复而又艰难的战略调整阶段,并与宝能成立了519项目工作小组,联合开展工作,为下一步的“昌河宝能”做准备。

5. 奇瑞战略投资

5月29日下午,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奇瑞汽车”)在芜湖召开了第二届第九次职工代表大会。会上通过无记名投票的方式,全票通过了关于奇瑞汽车股权转让的决议,奇瑞拟以不低于200亿元现金注入方式引入外来投资者,增资扩股形式入股奇瑞汽车。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与奇瑞近年来销量下滑、资金压力加大、品牌影响力下降等诸多因素有密切的关联。在国企混改的大形势下,汽车领域情况不甚乐观的奇瑞则无可避免地成为混改重点对象。但在遭遇种种困境和挑战的同时,奇瑞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战略转型上,而引入外部资金就是另一种形式的变革。无论如何,这都利于奇瑞的发展。

6. 宝能收购观致

2018年1月9日,宝能集团以66.3亿元收购了观致51%的股份。被宝能集团收购后,观致汽车的股东结构调整为宝能持股51%,奇瑞持股25%,观致汽车的外方母公司Kenon Holdings持股24%。并且,Kenon Holdings可以选择以31.2亿元的价格出售其在观致的剩余股份,而宝能则拥有将股份增加至67%的选项。

从宝能投资观致可以看作是资本入局汽车行业的范例。在如今汽车行业的大变革时代,宝能集团这样大手笔,大布局的进入,势必会对汽车行业产生深远影响。对观致来说,在市场不太景气的上半年却顺势逆涨,以2.3万多台的累计销量大涨366%,足以看出现在的观致正在发展道路上稳步前行。

7.  奔驰失控,中国版“生死时速”

2018年3月14日,河南某车主驾驶的奔驰轿车行驶在高速路时,出现定速巡航失灵、无法切换回人工驾驶、刹车和档位等系统无法正常运行的情况。被迫以时速120公里的速度在高速上狂奔近一个小时后,在交警等多方援助以及打开车门灯自救措施下结束“奔驰”,堪称中国版的“生死时速”。

尽管外界对此次意外仍存在诸多争议,但这一事件仍然对奔驰以及在自动驾驶发展道路上的众车企敲响了一记警钟。像特斯拉、Uber都曾在自动驾驶领域事故频发,人们或许会对自动驾驶系统的安全性产生担忧,但这对于企业如何确保已量产车辆自动驾驶系统安全的层面来说,是推动,不是阻碍。

8.恒大入股FF

6月25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恒大集团以67.47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这意味着恒大正式入主美国新能源汽车公司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在恒大集团正式入主FF后,恒大方面将委派集团董事局副主席、总裁夏海钧担任Smart King公司的董事长。

恒大健康通过收购FF,或许将有机会在高速成长的新能源汽车行业获得强大竞争力,占领市场份额,实现业务多元化。而对于中国恒大这样的资本巨头来说,从泡沫产业退出进入实体产业,汽车是最好的选择。如果资本要追逐所投资的车企的成长性,那么最好的就是造车新势力。但在造车新势力的资本洪流下,恒大与FF或将打响一场互联网、汽车以及资本的攻坚战,胜负依旧难料。

9.潜在收购:吉利—北汽、广汽—野马

2018年2月,吉利从二级市场收购德国豪华汽车公司戴姆勒9.69%股份,跃居公司最大股东。作为戴姆勒在中国的最大合作伙伴,北汽和戴姆勒通过双方持股的方式,几乎在中国形成了绑定之势。但如果吉利与奔驰想要顺利合作下去,征得北汽集团的同意是首要条件也是必要条件。而北汽这一道关卡,将成为打开吉利与戴姆勒更多合作可能性的钥匙和入口。

如果说“吉利酝酿收购北汽股权”被指可能是混改的试探,而今五菱将从另一个方向加速车市的优胜劣汰。2018年5月9日,柳汽五菱的母公司广西汽车集团与四川富临集团在成都签署野马汽车战略合作意向书,双方宣布将在”野马汽车”平台基础上开展战略合资合作。

该举措并不仅仅是五菱打算在合资公司上通五菱之外再启自主乘用车业务,同时也是柳州在“国有企业私有化”之后尝试“私营企业国有化”的重要步骤,更是在“国企混改”形势下的一条双向道路。而对那些实力孱弱的自主品牌而言,马太效应正在席卷整个制造业,强者恒强,弱者灭亡。像川汽野马等品牌力、产品力俱弱的自主车企在白热化的市场竞争背景下步履维艰,面对日益严峻的下行压力,被强者吞并吸收基本上可以算是在竞争洪峰面前,最佳乃至唯一的选择。

10. 滴滴美团大战,高德入局

美团与滴滴大战,是由美团率先在2月进军打车市场引发的;4月份,美团又将月亏损6亿元的膜拜单车收入麾下。而在此前,滴滴曾收购Uber。4月10日,滴滴在进军外卖市场的第9天,日订单33.4万单,超过美团、饿了么,稳居第一。而两者想要取胜所采取的策略还是“价格战”。

就在滴滴、美团“价格战”正酣之时,高德与携程横插一脚。3月27日,高德宣布推出顺风车业务,于成都、武汉两地率先上线,同时开启北上广深杭等城市的车主招募。随后,携程网宣布进军网约车市场,正式共享线上租车业务。

为什么会出现如此混乱的局面?其根本原因在于,当其自己的市场做到一定规模后发现已经进无可进但公司又不愿止步不前,所以只能拓展其他业务。从这也可以看出互联在领域发展的趋势:美团、携程发展成为“生活服务平台”、高德不断扩张形成“一站式出行服务平台”、滴滴则是成为“出行解决方案提供商”。这就意味着建造一个综合性服务平台是大势所趋,在这一趋势下互联网领域的厮杀或将日益普遍。

标签: 行业分析
0 +1
收藏
纠错/举报
热门内容
2
评论
收藏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