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气囊或无故打开 本田召回13.7万辆汽车

1,安全气囊或无故打开 本田召回13.7万辆汽车


(图片来源:本田官网)


【盖世汽车】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5月22日,本田汽车表示,将召回13.7万辆SUV,其中有11.8万辆都在美国地区,另外1.9万辆在韩国和加拿大。此前有报道称,美国发生三起本田汽车的安全气囊突然打开导致受伤事故。

这家总部位于日本的汽车制造商表示,将召回2019年款CR-V,以替换方向盘线束和安全气囊防护系统的电缆卷筒。此前,有六辆本田车的驾驶员安全气囊在未发生撞车事故的情况下意外打开,但本田表示,目前尚未有因该故障而导致的撞车事故。

本田公司表示,方向盘内部表面的金属毛刺可能会造成损坏,导致短路和部分零部件过热。该故障与本田过去十年进行的一系列召回不同。过去,本田在美国召回了1290万辆车,以替换逾2100万存有缺陷的高田安全气囊。高田安全气囊隐患导致美国发生了14起致命事故。

本田还表示,将在美国召回1,9000万辆汽车,这些车辆可能在2018年5月份之前安装了不合适的高田安全气囊替换套件。(来源:占亚娥 盖世汽车)


2,戴姆勒集团架构重组 将于11月拆分为三大公司


(图片来源:戴姆勒官网)


【盖世汽车】当地时间5月22日,戴姆勒集团股东在柏林举行的年度股东大会上,以绝对多数投票决定重组戴姆勒集团,这为集团将汽车和货车业务以及卡车和巴士业务分拆为两个独立的实体扫清了道路。

新集团架构将于2019年11月1日正式生效,届时,集团业务将分拆为三大实体:梅赛德斯-奔驰公司(Mercedes-Benz AG)、戴姆勒卡车公司(Daimler Truck AG)和戴姆勒移动出行公司(Daimler Mobility AG)。其中梅赛德斯-奔驰将负责奔驰汽车和卡车业务,戴姆勒卡车公司将负责卡车和巴士业务;戴姆勒金融服务部门早已是独立实体,将于2019年7月24日改名为戴姆勒移动出行。

戴姆勒集团作为上市母公司,将履行公司治理、战略指导和控制的职能,并在集团范围内提供服务。随着三家独立实体的成立,集团将更加灵活和专注。通过新的集团架构,戴姆勒希望给予其三大部门更多的自由,增加市场和客户导向,并使合作流程更加简易和迅速,留住现有投资者的同时吸引新的投资者和伙伴。

戴姆勒集团监事会主席Manfred Bischoff表示,“戴姆勒旨在成为移动出行新时代的领导者,这需要最高程度的创新和灵活性,以便对变化做出快速反应。新的集团架构将增长我们在动态且竞争不断激烈的环境中行动的能力,包括筹集资金;还将让我们能更好地响应客户和市场需求。随着戴姆勒集团的重组,我们正为公司和员工在未来移动出行的时代中取得成功做好准备。”(来源:占亚娥 盖世汽车)


3, 打造成一个“野马”品牌 领克欧洲出售规划发布


(图片来源:领克汽车官网)


【盖世汽车】据外媒报道,领克品牌首席执行官Alain Visser称,由于不像吉利旗下沃尔沃和路特斯等其他品牌,领克被视为一个“移动出行品牌”,因此是母公司浙江吉利控股旗下稳定增长的众品牌当中的一匹“野马”。

Visser星期三(5月22日)在欧洲汽车新闻大会上透露,吉利为领克品牌制定了两个目标:

1、成为首个从中国本土走向全球的品牌;

2、不仅仅做普通的汽车品牌,而要成为能够挑战汽车行业的品牌

为实现上述目标,领克2020年中期在欧洲出售时,将不会拥有传统的经销商。Visser表示,领克在每个国家将会设有两至三家公司持有的旗舰店,并且还会在这些国家的小城市建有所谓的“快闪店(pop-up stores)”作为补充。举例来说,领克在瑞典的旗舰店将会建在斯德哥尔摩,这也就意味着哥德堡一些中意领克某款车型的消费者需要等到快闪店到达该城市才行。

领克商店内的所有东西,包括沙发、椅子和咖啡杯都可以出售,而这一计划也受到欢迎。Visser表示,就在领克店内出售产品而言,已经有很多公司与领克进行接洽。这些产品包括自行车、鞋子和家具等。他说到:“我们并不是极度地想要寻找合作伙伴,我们是在挑选合作伙伴。”

领克已经在中国出售01、02和03车型,这三款车型去年的综合销量达到120,000辆。当问到04、05和06车型时,Visser拒绝透露相关细节,但他开了一个玩笑:“我们不是一家汽车公司,我们是一个移动出行公司,所以当你说04和05车型时,你想到的是车,但事实不一定是这样。”

尽管广汽已经推迟了原定于明年在美国发布新车的计划,但领克将继续推进在美国出售的计划。Visser表示,领克在美国发售的计划将在2021年年底开始。(来源:阳万顺 盖世汽车)

 

4,大众斯堪尼亚在巴西投资3.44亿美元以改造工厂并推出新一代卡车



(图片来源:大众官网)


【盖世汽车】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5月21日,大众集团旗下卡车品牌斯堪尼亚表示,将投资14亿雷亚尔(合3.44亿美元)对其位于圣保罗附近工业城市圣贝纳多坎波(Sao Bernardo Campo)的巴西工厂进行现代化改造。

此前,福特汽车决定退出南美地区的重型卡车业务,并关闭在该市的工厂,此举或可有利于该行业的其他厂商。根据巴西当地汽车制造商协会Anfavea汇编的数据,2019年前4个月,斯堪尼亚重型卡车的销量同比增长31%。

今年早些时候,通用汽车公司威胁要在其圣保罗工厂进行大量裁员,这促使该州州长JoaoDoria展开积极谈判,最终推出了针对该州汽车制造商的新的激励方案。通用汽车随后决定在该地投资27亿美元,以充分利用这项税收计划。

斯堪尼亚公司在与圣保罗州政府的联合声明中表示,新的投资将于2021年开始,2024年结束。新投资旨在彻底改造其装配线,并在拉丁美洲推出新一代卡车。在2016至2020年间,斯堪尼亚在圣保罗的投资总计26亿雷亚尔。

斯堪尼亚是巴西最大的卡车公司之一,仅次于梅赛德斯奔驰和沃尔沃。(来源:占亚娥 盖世汽车)

 

5,戴姆勒将审查集团所有成本 大力削减开支



(图片来源:戴姆勒官网)


【盖世汽车】 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5月22日,即将离任的戴姆勒首席执行官蔡澈(Dieter Zetsche)表示,该公司支出的所有成本都要接受审查。戴姆勒目前正大力投资电动汽车,蔡澈对集团目前的盈利能力表示不满。

在戴姆勒于柏林召开年度股东大会之前,蔡澈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所有事物都将接受审查,包括固定和可变成本、物料和人员成本、投资项目、垂直整合和产品范围。除了外部因素,我们也感受到了公司转型带来的财务影响。”

蔡澈在戴姆勒的股东大会结束后,将正式把控制权交接给现年49岁的康林松(Ola Kaellenius)。蔡澈于1976年加入戴姆勒,将于2021年成为该公司监事会主席,遵循标准的两年等待期。

本月早些时候,康林松表示,戴姆勒将在2025年前大幅削减梅赛德斯奔驰汽车部门的研发成本,并将加强与竞争对手的联盟,以提高利润率。康林松目前正在制定成本节约计划的细节。

戴姆勒正在推动开发大量电动和混合动力汽车,以便在2039年之前拥有碳中和车队。戴姆勒表示,其目标是限制面向客户的新汽车技术的价格。蔡澈表示,“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削减成本,提高整个公司的效率。”蔡澈称,戴姆勒今年开局缓慢。“虽然这是预料之中的,但我们不能也不会满足于目前的盈利水平。”

戴姆勒股东还将批准一项新的公司结构,将汽车和货车业务以及卡车和公共汽车业务合并为两个独立实体。新的公司结构将使这家汽车汽车制造商拥有更大的灵活性。(来源:占亚娥 盖世汽车)

 

6,科学家利用新型卤素转换插层化学 打造高能锂离子水系电池


【盖世汽车】据外媒报道,马里兰大学的一组研究人员首次在石墨中引入卤素转换插层化学,创新研发复合电极,容量为243 mAh/g(就电极总重量而言) ,平均电位为4.2 V, vs Li/Li+。团队人员将这一阴极与钝化石墨阳极相结合,打造出能达到4V的锂离子水系全电池,能量密度为460 Wh/kg,库仑效率约为100%。

越来越多的研究人员开始使用“water-in-salt”电解质,能极大扩展水溶液锂离子电池的电化学窗口,达到3-4伏特,使高压阴极与低电位石墨阳极耦合成为可能。然而,由于典型过渡金属氧化物阴极的锂插入能力有限,小于200 mA h/g,无法获得更高能量密度。部分或全部阴离子的氧化还原反应,可以让容量升高,但不具备可逆性。

该电池基于负离子转换-插层机制,结合高能量密度的转换反应,具有插层的优良可逆性,提高水系电池的安全性。新的阴极化学方法具有转化反应的高能量,以及拓扑定向插入的优良可逆性,因而被称为转化-插层化学机制。通过石墨中卤素阴离子(Br−和Cl−)的氧化还原反应,将无水LiBr、LiCl与石墨按最佳质量比为2:1:2混合,合成一种含有等摩尔卤化锂盐(LiBr)0.5(LiCl)0.5-石墨(以下简称LBC-G)的复合电极。其中,高浓度的“water-in-bisalt ”(WIBS)电解质,将部分水合LiBr/LiCl限制在固体阴极基体中。经过氧化后,Br0和Cl0序贯插入石墨基质中,作为固体石墨插层化合物(GICs)稳定下来。

这种电池从根本上不同于“双离子”电池。双离子电池将复杂阴离子(PF6−、BF4−和TFSI−等),在低填充密度下,可逆性插入到石墨中,这些稳定的阴离子不发生氧化还原反应,导致容量低于120mAh/g。LBC-G全电池的能量密度约为460 Wh/kg,超过最先进的非水液态锂离子电池。考虑到电解质质量后,其能量密度仍能达到304 Wh/kg。(来源: Elisha 盖世汽车)

 

7,未来10年内 丰田燃料电池车价格“比肩”混动车



(图片来源:丰田汽车官网)


【盖世汽车】据外媒报道,丰田汽车欧洲销售及市场总监Matt Harrison表示,丰田认为未来10年内,燃料电池汽车的价格将与混动汽车相当。

Matt Harrison星期三(Harrison)在欧洲汽车新闻大会上表示:“到第三代产品,我们完全相信燃料电池汽车的成本能够与混动汽车相匹敌,我们相信燃料电池汽车存在巨大的潜力。”

丰田目前在出售其第一代燃料电池车Mirai,该车在日本的起售价约为720万日元(约合65,800美元)。Harrison表示,丰田很快就将出售第二代燃料电池车,而第三代将在10年内推出。

正如所有在欧洲出售车辆的车企一样,丰田需要逐步减少其新车阵容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从而满足欧盟应对气候变化而强制执行的减排目标。Harrison说到:“现在还没有完美的技术能够成功地完成这项任务。我们正在筹备各样的替代方案,以让我们的消费者决定哪一种电动化的形式比较适合他们。”Harrison称,丰田的混动车型将帮助其满足欧盟制定的2020二氧化碳减排目标,而根据JATO Dynamics提供的排名显示,丰田在主流车企当中平均二氧化碳排放量为最低。

丰田去年在欧洲地区,包括俄罗斯市场,售出480,000辆混动车型,,在其总销量当中的占比达到46%。仅在西欧地区,该占比达到60%。Harrison表示:“在第二年出售过程中,销量受到了供给的限制,而不是需求。”Harrison称,丰田自1997年发布第一代普锐斯(Prius)之后,将混动技术的成本减少了75%。普锐斯目前已经推出了第四代。他说到:“我们下一代混动技术的价格将更亲民。”

Harrison并未透露如何降低燃料电池汽车的价格以达到混动汽车的水平。德国供应商博世预计通过减少使用昂贵的金属铂的方式可一定程度上降低燃料电池的价格。博世本月初表示,未来的燃料电池设计仅需使用与目前柴油催化转换器相同数量的铂。瑞士E4tech咨询公司总监David Hart预计丰田新一代Mirai对铂的使用将减少三分之二。(来源:阳万顺 盖世汽车)


0 +1
收藏
纠错/举报
相关推荐
0
评论
收藏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