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汽车的推广不应以牺牲燃油车为代价


推行新能源汽车应当做出政策引导,但根源上还是要快速提升新能源汽车的产品品质和全体系链的建设,让消费者们在自由选择下,新能源汽车取燃油车代之。

9月12日,贵阳市政府正式宣布,《贵阳市人民政府关于废止〈贵阳市小客车号牌管理暂行规定〉的决定》通过。即日起,贵阳市废除汽车限购措施,并取消“购车摇号”,贵阳正式成为全国首个取消汽车限购城市。

这也意味着,贵阳市成为继广州市、深圳市、海南省发布放宽汽车摇号和竞拍指标之后,又一个对汽车摇号进行松绑的城市。同时,贵阳市也成为目前全国实行限购政策9个省市中首个取消限购的城市。



日前,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提出了20条稳定消费预期、提振消费信心的政策措施,其中包括释放汽车消费潜力。措施的具体内容是实施汽车限购的地区要结合实际情况,探索推行逐步放宽或取消限购的具体措施。显然,贵阳成为了此次调整改革的马前卒。

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8月产销数据,8月乘用车市场销量为195.8万辆,同比下降6.9%,降幅有所扩大。今年前8个月,新能源汽车销量达到79.3万辆,较上年同期相比增长32.0%。

但受补贴退坡影响,新能源汽车8月销量仅8.5万辆,同比下降15.8%,这也是自2017年1月以来新能源汽车销量第二次录得负增长。

面对汽车产销持续不断的下滑,开放限购成为刺激消费的第一步棋。



据了解,包括贵阳在内,全国共有 8 个城市和地区出台了限牌政策,分别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天津、杭州,还有一个省级行政区海南。

从实际意义上来看,截至2018年年底汽车保有量超过300万辆的城市仅北京、上海和深圳,这三个城市早在新能源汽车推广之前便早已实施限牌政策,更多是为了城市交通情况考虑。而其他几个地区不论是从汽车总量还是增幅甚至都比不过成都、重庆、苏州,要知道在2018年全国城市交通拥堵排行榜中,重庆可是稳稳地排在了第四。

今年7月,广州的车牌竞价均价却不升反降,还刷出个近几年的最低价记录,12100元。与此同时上海的最低成交价始终维持在89600元的封顶状态,以及北京连新能源指标都已经排至2027年。



同一时间宣布指标增量的深圳6月的竞价结果和广州一样迎来了暴跌,从5月最低成交价维持在6万,均价6.9万的水平,跌至6月最低价2.4万,均价3.1万这样的“跳楼价”。

在牌照竞价这样的“市场行为”里,价格上不去只能说明需求还是不够大,诸如成都、重庆这样的城市似乎限牌理由更加充分。

不得不说,在这样的背景下,除下北京、上海、深圳外,其余各地城市的限牌更多地是为了推广新能源汽车。



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岛屿经济”分论坛上,海南省省长沈晓明表态:海南计划在2030年前实现全岛使用新能源汽车。

于此同时,海南省政府在今年印发的《海南省清洁能源汽车发展规划》,》提出按照“公共服务领域先行、社会运营领域引领、私人使用领域引导”的推广思路,分步骤、分领域稳步推进全省车辆清洁能源化工作。这一政策的出台标志着海南成为全国首个提出所有细分领域车辆清洁能源化目标和路线图的地区,也是率先提出2030年“禁售燃油汽车”时间表的省份。



值得注意的是,在贵阳之前,已经有多个地方开始响应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

在今年6月广东省就出台《广东省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要求广州和深圳两地扩大准购规模,其他地市不得再出台汽车限购规定。8月30日,海南省商务厅等部门联合发文,宣布通过增加当月普通小客车增量指标和将上年度同期废弃指标计入当月指标。

一方面是在2030年全面禁售燃油车,此时此刻的海南却又在为销量的下滑开放汽车销售限制。如果说此前的限购是为了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从而实现环保、保卫蓝天计划云云),那么眼下自相矛盾式的开放的确显得有些南辕北辙。



大力推行新能源汽车与整体车市遇冷或许不是数学意义上的正相关,但在局部地区个别城市带来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

不得不承认,这样的阵痛是处在政策指挥棒下尴尬车市的必然,推行新能源汽车应当做出政策引导,但根源上还是要快速提升新能源汽车的产品品质和全体系链的建设,让消费者们在自由选择下,新能源汽车取燃油车代之。

文/黄山


0 +1
收藏
纠错/举报
相关推荐
热门车哈弗H6购车报告
0
评论
收藏
精彩视频

按住此处可拖动

不再显示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