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庞青年的水氢骗局遇上1.18亿补贴

让庞青年万万没想到的是,时隔5个月,青年汽车又再一次高调地“被出现”在了公众视野。

10月11日,青年汽车获得工信部发放的2017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1.18亿元,根据数据显示,青年汽车在2017年申报了9款新能源车型,合计549辆,申请清算总资金1.18亿元,所有数据成功通过专家核定并无核减。

按理说,作为获得2017年度新能源汽车补贴的一员,庞青年和他的青年汽车不至于声势浩大地被推向大众视野。要知道,本次获得工信部补贴的新能源车企有100多家,就算获巨额补贴金额高达45.9亿元的宇通汽车,也没有青年汽车这样高的关注度。

如果把时间拨回到今年5月份,汽车行业一则“加水就能开走”的新闻成功出了圈,成为社会、时政和经济新闻记者关注的话题,而这个热搜新闻背后,就是庞青年和他的青年汽车。毫无疑问,舆论已经将庞青年定性为“以氢能源为噱头,做骗地方政府投资、给地等的勾当”。

甚至也有人怀疑,庞青年是看重了巨额的氢能源补贴。早在2017年庞青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我现在的工作重心都放在了发展氢能源汽车上。”在国家大力发展氢能源的战略下,一辆新能源客车最高能获得国补和地补共计100万元的补贴。试想一下,100辆氢燃料客车可补贴1亿元,1万辆则可补贴100亿元。在如此高额补贴的诱惑下,庞青年们想不心动都难。

针对庞青年的“水氢汽车”一事,《人民日报》曾评论道:“八字都没一撇,为何着急宣称‘可以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要加水可行驶?’动辄锣鼓喧天,惯于彩旗招展,不仅无益于工作,更让人疑虑。把心思放在造势上,不如放在干事上。”

当然,仅仅只有这一件事情的话,“新闻火不过7天”的法则让大家很快将庞青年遗忘,甚至也不会将这1.18亿元的补贴与水氢汽车放在一起来看待,毕竟这1.18亿元的确是青年汽车售出的纯电动大巴车,而且也经过严苛的审核拿到的应有的补贴。

行业人士也表示,青年汽车符合政策要求获得补贴无可厚非,而新能源补贴和水氢汽车是两码事儿,不应一概而论。或许,庞青年的问题还不仅仅是补贴问题,关键在庞青年的“骗子”事件在全国“遍地开花”,且一地鸡毛。

据公开报道显示,青年汽车集团曾一度大肆扩张,相继在济南、泰安、连云港、石嘴山等多地投资汽车项目,但多数以失败告终,且官司缠身。

2006年,青年汽车与济南高新管委会签订“轿车项目协议书”,并承诺7年内增资到13亿元,实现年产轿车达18万辆,但青年汽车皆未兑现诺言,为避免国有资产流失,济南高新管委会向“济南青年汽车公司”索赔投入的扶持资金5.3亿余元,其它地区亦是如此。

青年汽车在全国各地的思路几乎都是一样的,合作初期,庞青年向当地政府描绘了一幅巨大的汽车产业蓝图,由青年汽车和当地政府共同投资,青年汽车则通过这种方式圈地、圈资源、套取国家补贴、政府资金而收获厚利,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投资项目皆“难产而死”。

不仅如此,造新能源汽车的青年汽车,还通过打擦边球的方式骗取国家补贴。2017年,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申报推广车数343辆,企业申请清算资金7417.9848万元,后经专家组核定,青年汽车不符合补贴要去。之后,青年汽车也因新能源车骗补被列入工信部骗补罚单。

如果青年汽车的行径仅限于此,那庞青年和他的青年汽车的名声可能就没这么臭名昭著。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庞青年名下共73家公司,这些公司被法院强制执行56次,行政处罚5次,被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数量高达168次,最新一次为今年2月25日。判决书显示,青年汽车拖欠贷款,将近5年未支付。事实上,青年汽车是有偿还欠款的能力,庞青年与其公司的这种行为用“老赖”来形容是不为过的。

陷入债务危机、被限制高消费、官司缠身的青年汽车按理说早就走在了破产的边缘,但奇怪的是,青年汽车犹如一只“打不死的小强”,即便是“人喊人打”,病态万分,依然顽强地活到了今天。就在一个月前,青年汽车还被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以未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

但青年汽车提出资产大于负债、破产程序不利于债权人利益最大化等异议。法院最终判定不构成法律规定破产条件,驳回申请。消息显示,2016年至2019年间,青年汽车至少已有5次被申请破产,结果都被“救”下来了。

从1.18亿补贴到水氢汽车,负面缠身的青年汽车和庞青年,究竟有着怎样的能耐活下来?或者说这背后,又有怎样的力量,为这个已经糟糕透顶的公司撑腰呢?思细级恐。

文/甘芳利


0 +1
收藏
纠错/举报
相关推荐
热门车帕萨特购车报告
0
评论
收藏
精彩视频

按住此处可拖动

不再显示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