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驰称C63换装2.0T是为性能考虑,但法规和成本才是背后真因

众所皆知,梅赛德斯-奔驰下一代奔驰C-Class(代号W206)将改用由四缸发动机和电动机组成的混合动力系统,包括AMG。这也就意味着,现款梅赛德斯- 奔驰C63(代号W205)将成为末代V8绝唱。问其原因,是法规所致,而奔驰作为汽车的领导者,却称法规并不是其唯一动机。

近日,新一代奔驰C-Class(代号W206)的总工程师ChristianFrüh解释道:“使用3.0L直列六缸发动机,其前端长度将增加2in,并且更大的缸体会增加重量,从而加大前轴负载,对操控产生不良影响”。在随后接受的新闻采访中ChristianFrüh还补充道,“我们通过混合动力总成弥补了4缸和6缸发动机之间的动力差异,同时动力平滑度以及发动机效率也将得到明显提高”。

简言之,新一代奔驰AMG C63采用2.0T 4缸发动机+电动机将拥有更轻、更经济、更好的操控表现,不单单是应对法规的限制。表面上看一箭三雕,但在笔者眼里这样的说辞大可不必,也未必是人们所关注的。

首先是该动力系统的重量,得益于位于整车前端引擎体积的缩小和重量的降低,使整车前后静态重量比达到50:50,能够提升极限状态下的操控性表现。比例是更加协调了,可整备重量此前有海外媒体报道称,因混动系统的增加,其整车重量相比现款增加了250kg,最终整车重量在2000kg左右。

其次是尺寸。如ChristianFrüh所说,更大排量的发动机会使前端长度增加2in(约50.8mm)。然而事实是,新一代奔驰C-Class车身长度相比现款长65mm,前/后悬分别增长10mm和25mm,轴距增加30mm。现款奔驰W205都能塞得下M177发动机,尺寸更大的奔驰W206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反问因空间拒绝奔驰AMG C63的人有几个?反倒是反对取消V8的声音更甚。

最后就是性能和经济性。不可否认,轻混系统的加入会弥补缸数减半对动力的影响,甚至还会更强,毕竟电动机的动力输出特性有着先天的优势。据此前的报道,来自A45S的2.0T四缸涡轮增压发动机配合150kW的后置电机,最大输出功率为410kW,最大扭矩800N·m,超越现款奔驰AMG C63。其性能是配得上AMG这三个字母的,同时还带来了更低的油耗。但开奔驰AMG C63的车主会在乎油耗吗?相比用电动机来实现更强的动力,更多人还是希望用V8来榨取。所以综合来看,换装2.0T+电动机动力总成还是法规、成本和利润因素更大。

面对海内外各国越来越严苛的排放标准,如双积分、碳排放超标罚款。大众集团曾公布要在2050年实现完全碳中和,不久后戴姆勒CEO康林松宣布“雄心2039”计划2039年实现碳中和。而奔驰要在短时间内完成转身时间非常紧迫,按照奔驰换代周期看,奔驰只有3个产品周期来完成碳中和和满足国内双积分政策,毕竟身后有高额的罚款和限制。因此我们能看见短时间内越来越多奔驰旗下核心的车型搭载新的驱动形式和能源技术,包括S、E,也包括C,之外还有更多纯电车型的出现。

2020年10月,奔驰发布全新品牌战略,将主要从电动化、数字化入手,持续强化产品阵列及实力,将于2021年进入“EQ之年”。以“电动为先”为基本战略,奔驰将推出大型纯电动车型平台EVA,带来EQE、EQE SUV、EQS SUV等多款车型。到2025年,奔驰将推出旗下第二个全新电动平台以及该平台下的多款车型。

此外根据官方透露,奔驰还明确将全新致力于全系产品及各细分市场的电动化,包括推动子品牌增长。比如自2021年起,AMG将通过高性能电动化、强化与F1世界一级方程式锦标赛的联系等方式,进一步彰显其高性能子品牌的定位,实现品牌的全面提升。迈巴赫将布局全球,并逐渐向电动化转型。奔驰AMG C63就是AMG向电动化转型的第一款产品。

其实在奔驰看来,燃油车的红利还在,电动车还没有实现回报最大化,而转型急不可待。康林松曾表示,“电动化转变在技术和财政上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我们想让可持续交通更加普及,而不是更加昂贵,不仅需要技术,还需要决心。并且实现计划目标,整个集团委员会成员的部分薪酬还和目标捆在一起”。所以在政策、成本和利润综合因素驱使下,AMG走向“高性能电动化”是必然,最佳选择就是既有的小排量发动机+电动机的组合。

在传统燃油车领域,奔驰号称第二,绝对没有人敢号称第一,而在电动化领域,奔驰的话语权似乎弱了很多。相比特斯拉等新势力品牌,奔驰的体量要大得多,转身必然不会那么快,一旦转身势能会无比巨大。眼下,奔驰的电动势能逐渐释放,是大势所趋,是无可奈何。奔驰AMG C63换装小排量发动机+电动机是并不意外,多说大可不必。

文/王虚琪

0 +1
收藏
纠错/举报
精彩视频
相关推荐
奔驰C级AMG购车报告
;
0
评论
收藏
精彩视频

按住此处可拖动

不再显示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