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挣得万亿身家,揭秘宁德时代发家史




在宁德时代加入“万亿俱乐部”之前,中国A股市场当中的“万亿上市企业”只有7家,而且它们只覆盖了银行、保险与酒业三个行业领域。在重工业与房地产业大行其道的年代里,从金融资本与酒糟里突围出来的,却是一家动力电池制造商,这足见新能源汽车制造业在当前有多么火爆。


从背靠大树到成为大树

宁德时代成立于新能源汽车市场刚刚崭露头角的2011年,彼时宁德时代在国内市场当中并没有直接竞争对手,国产电池大户比亚迪“闭门造车”不对外输出电池,传统车企想要入局新能源只能依靠韩日进口。

但为了进一步降低新能源汽车制造商成本,开始尝试“油改电”的华晨宝马成为了宁德时代的第一位大客户,而严苛的产品质量检测要求硬是逼着初入动力电池领域的宁德时代一步步完善自己的生产与检测体系,而正是这一单促成的品牌升级,使得宁德时代顺利进入到了工信部的“国产动力电池白名单”之中,前身ATL留下的技术经验与工信部发布的《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2015)》成为了宁德时代身后最茁壮的两棵大树。


正是在2015年被工信部列入“白名单”之后,仰仗国家补贴寻求生存的新能源新军们纷纷成为了宁德时代的客户,也就是在这一年,宁德时代反超了韩日的动力电池巨头LG化学、三星SDI,跻身全球动力电池出货量(2.19GWh)三甲之列,从初出茅庐到成长为参天大树,宁德时代仅仅用了4年时间。而在跻身三甲的第三年,宁德时代便以11.84GWh的出货量,成为了全球动力电池制造商的领头羊。


如今,这颗大树已经拥有包括福建宁德、江苏溧阳、四川宜宾、广东肇庆以及青海西宁在内的5个国内生产基地以及1个位于德国图林根的海外生产基地,这六大生产基地将让宁德时代在2025年前具备389.5GWh的自有总产能,若是算上与五大车企分别建立的合资工厂,其2025年前的总产能将达到486.8GWh。


与产能相对应的是,宁德时代庞大的朋友圈。在其洋洋洒洒的客户名单里,除了有北汽、上汽、东风、长安、吉利这些自主车企外,包括宝马、戴姆勒、丰田、大众、特斯拉等“超级汽车IP”也纷纷入列。而且在整车制造企业之外,就连博世这样的全球汽车零部件巨头都放弃自主造“芯(电芯)”,选择从宁德时代采购电芯供给旗下的48V动力电池系统,其影响力之大、覆盖面之广显而易见。


从CTP技术到CTC时代

当然,从背靠大树到成为大树,宁德时代拿下一个个大牌订单的过程中,自然少不了核心技术的支持。

当前的动力电池制造行业当中,宁德时代以CTP(Cell to Pack)电池包技术鼎力于多家自主供“电(电池组)”的汽车品牌之上,相比于传统电池制造中采用电芯到模组、模组到电池包的三级装配生产方式,宁德时代的CTP技术即是直接将电芯集成生产为电池包,在省去模组的同时完成了一次生产简化。

宁德时代虽然是CTP技术的翘楚,但它却并非是该领域的“极客”。因为宁德时代采用的CTP电池包技术并非是完全无模组,而是用大模组取代传统模组装配生产。换句话说,宁德时代的电芯仍旧是装配在模组之内的,只不过其单个电芯容量更大、模组体积更大,并在模组之间采用套筒连接,进而成为一个完整电池包。

那么,为什么宁德时代不像比亚迪使用无模组CTP电池包,而要使用大模组CTP电池包呢?这个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宁德时代是一家动力电池制造商而非整车制造商,或是与某个制造商深度绑定(只能为该制造商提供服务)的企业,这样的身份意味着它可以与诸多制造商进行合作,并为不同的车企、车型提供动力电池组,而大模组CTP电池包既能满足不同车企、车型的多样化模组与容量需求,也能够有效降低电池包总体积,从而实现新能源汽车整体轻量化的时代要求。


另一方面,相比无模组CTP电池包,这种大模组设计也能降低产品风险,当单个电池组发生电芯故障时,套筒组合中的大模组无需进行整体更换,在降低风险的同时,也降低电池组的整体维修成本。


正如上文中提到的,尽管诸如华晨宝马、北京奔驰等合资汽车制造商都已经通过自有技术或自主合作方,获得了自建模组的装配能力,但真正威胁到宁德时代的,仍旧是像比亚迪(刀片电池)、长城(蜂巢无钴电池)这样的自主动力电池开发商。而为了化解这样的潜在危机,宁德时代已经开始为动力电池制造的下一阶段做准备。


宁德时代在GNEV10(第十届全球新能源汽车大会)上宣布,公司正在开发一种CTC(Cell to Chassis)技术,它将绕过当前的装配式电池包/电池组形式,将电芯直接纳入到底盘总成的设计当中。与此同时,电机、电控单元以及整车高压系统也将通过新架构融合到一起,通过更高效的动力域控制器进行动力分配,真正将新能源开发纳入到汽车框架开发当中,进一步实现新能源汽车轻量化,并将车辆的底盘纵向空间让渡给座舱乘载能力与多路况通过能力,将车辆的续航能力拉升到800公里以上(电池组能量密度达到400Wh/kg)。


“宁德钠离子时代”,万亿CATL能否一路飙红

而CTC技术还不是宁德时代的终点,更像是一个王朝想要完成“大一统”之前的必要准备。

在此前的股东大会上,宁德时代创始人曾毓群宣布了钠电池技术的到来。去年09月,中科海钠首先宣布了世界首款完全自主研发钠离子电池的量产计划,但业内普遍认为这个“国字号”科技公司可量产钠离子电池距离完成全面商业化布局仍有很远的距离。

可此番宁德时代正式入局钠离子电池领域,并宣布将在今年7月完成全球首发,则被视作是钠离子动力电池商业化的重要一步,而就从此前比亚迪刀片电池予以宁德时代的那记“重拳”来看,宁德时代也急需一个突破口来反击。


或许从全球出货量与装机量来看,比亚迪还远不是宁德时代的对手,但就电池电芯技术开发这场长线战争而言,身居高位的宁德时代的确需要做好十全的准备来时刻应对挑战者们的冲击。

面对来势汹汹的比亚迪刀片电池,宁德时代这一年以来的沉默似乎就是在暗自筹备“钠电池”这枚重磅炸弹。要知道宁德时代能够进入“万亿俱乐部”,钠离子电池计划带来的+5.98%股市增益功不可没,至于该技术是否能够像资本市场反映出来的那样一路飙红,就让我们一同静待7月份到来的那场或将改变动力电池市场格局的发布会吧。




0 +1
收藏
纠错/举报
相关推荐
热门内容
0
评论
收藏
精彩视频

按住此处可拖动

不再显示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