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换“东家”的向东平,能否带领江铃福特在SUV市场立足?

“江铃福特该以什么样的角色被这个时代所记忆?我想,我们的角色就是‘挑战者’”。在今年的广州车展上,履新三个月的江铃福特乘用车营销公司总经理向东平发出这样的宣言,称自己将带领江铃福特以“挑战者”姿态征战乘用车市场。

其实,向东平所谓的“挑战”,与其说是征战乘用车市场,不如说是征战SUV市场。


要知道,自2015年江铃汽车拉福特入局后的六年间,江铃福特总共仅推出了四款乘用车,分别是领界、撼路者、 领裕、领睿。其中,领裕于今年3月份才上市,而领睿在今年的广州车展上刚完成全球首秀,至于上市估计要到2022年了。而需要指出的是,江铃福特旗下的这四款车均是SUV车型。

而且,福特旗下的主要轿车产品全部由长安福特牢牢掌握,实力薄弱的江铃福特的确也没什么资本直接向福特“要奶喝”。而江铃福特所谓的寻找自己的定位,研发空白领域产品,甚至是渠道独立,其实透露着不得已而为之的无奈。其实,江铃福特在一定意义上宣告了其将依靠SUV市场发展。


不过,车市内单纯依靠SUV车型发展的品牌的确也有,但这些品牌中如今“混”得好的却寥寥无几。仅靠SUV“单条腿”走路的品牌,如广汽三菱、JEEP品牌,目前均已被市场边缘化。尤其是广汽菲克的JEEP,销量极其惨淡,亏损严重,似乎离退市仅一步之遥。而广汽三菱的境况也好不到哪儿去,仅靠欧蓝德一款车苦苦支撑,今年1-10月份广汽三菱累计销量仅5.1万辆。

而这些品牌之所以深陷困境、在市场边缘苦苦挣扎,是因为其产品矩阵薄弱、推新速度过于缓慢、品牌力孱弱、营销乏术、中外双方的内耗等。


不过,这些问题在江铃福特“身”上也有所体现。目前江铃福特旗下仅四款SUV车型,而且六年间其仅上市了三款SUV,新品“产出”速度过慢。再加上江铃福特自身品牌力不够强大,而旗下产品质量问题又频频出现。在这些不利因素的影响下,江铃福特的销量也非常惨淡。

2020年江铃福特累计销量仅3万多辆,而进入2021年在新车领裕加入的情况下,江铃福特销量有所提升,但与其他车企相比也低的“可怜”。今年1-10月份江铃福特累计销量为4.2万辆。拥有三款车型,平均月销量仅4千多辆,江铃福特这样的表现,估计都难以让其高层领导满意吧。


当然,真正仅靠SUV实现成功的除了长城汽车之外,基本没有其他车企。而长城汽车之所以能跻身车企排名前列,是因为其有巨大的产品矩阵,而且将产品触角伸到各个细分市场,比如坦克、长城炮、魏派等在各个细分市场均有爆款潜质。而就在江铃福特“撸起袖子”准备在SUV市场大干一场时,长城汽车却将手伸向了轿车市场。

显然江铃福特很难做到像长城汽车一样,一年两年内迅速推出十几款车型,而且具备爆款潜质。而对于江铃福特而言,如何将目前仅有的几款产品提炼出鲜明的个性,凸显出竞争力,才是其需要解决的问题。可以看到,江铃福特目前的大多产品均采用了“贴牌”的策略,虽然能将售价拉低,但是产品本身的性能并没有优势,如今已经很难只靠“福特”车标来忽悠消费者。


而在营销层面,江铃福特仍在套用“老一套”的营销服务策略。就在车企纷纷打着“共创共建”的概念来“笼络”用户的时候,江铃福特的营销策略还停留在传统的服务层面,比如江铃福特将升级“always on全新客户服务计划”,引入线上商城,多元化零售端、定制化和改装服务来提升客户体验,企图构建一种全方位的客户关系等,而这些所谓的“用户服务”与用户运营完全是两个概念,而这些已不足以“打动”消费者。因此,向东平在提出“挑战者”的同时,又在因循守旧,不求新求变,这样矛盾的“打法”似乎不利于江铃福特未来的发展。


对于成名于上汽大众的向东平而言,虽然有着丰富的营销经验,但将之前合资品牌的营销策略简单地“包装”一下,放在如今竞争激烈的车市已不再有效果。离开上汽大众之后,向东平在新势力天际汽车、北京现代等几段任职中,并未能顺利完成品牌的挑战,这就足以证明“老一套”的营销策略已不再实用。而且有意思的是,向东平在沃尔沃、天际汽车、北京现代的任职期都比较短暂。而江铃福特又是否将成为向东平发展中的一个“跳板”呢?目前还不好说。

写在最后

在向东平的带领下,作为“挑战者”的江铃福特能否站稳SUV市场?目前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如果仅靠SUV“单腿走路”,江铃福特是将成为下一个“哈弗”,还是将成为下一个“JEEP”?依然需要时间来验证。而在电动化、智能化大潮下,江铃福特在新能源汽车业务上却是一片空白,这无疑将使其错失新能源市场的红利,而这也同样考验着向东平的产品和营销策略水平。

(本文由文武车道新媒体工作室原创出品,转载请注明出处:文武车道,本文作者:和风)

车系: 领裕 领睿
0 +1
收藏
纠错/举报
相关推荐
热门内容
3
评论
收藏
精彩视频

按住此处可拖动

不再显示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