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藏北线最后的致意 | 单人自驾游中国第二季 (6)
整理了大家普遍关注的问题,回复如下,如果您也要举手提问,先看这里~敲黑板! 整理了大家普遍关注的问题,回复如下,如果您也要举手提问,先看这里~敲黑板!

1、本纪录是楼主2017年7月21日-10月24日的行程,共计95天,21000公里,旅途花费30000(油费、一半高速一半国道的过路费、三天睡车上一天住店的吃住费),每周三更新;

路线图的制作方法,以前做过视频分享,可以去公众号“在远方”回复“路线图”收 路线图的制作方法,以前做过视频分享,可以去公众号“在远方”回复“路线图”收

2、车开的是斯柯达的柯迪亚克四驱,一路上并没有因为车顶行李箱被交警拦下过,本章节有川藏北线自驾tips,烦请阅毕再问。

3、所有随车装备清单在【环游中国,你需要哪些装备?】请各位自行取用,很多是2015那次的老家伙了,摄影器材差不多都是参加活动赢来的,所以也算不清所有装备一共花费了多少;点击这里可以查看2015的装备《我花了半年来败这些装备》

4、没有看过预告片《起源》的朋友,可以找个Wifi,打开音响,单人拍摄单人剪辑;我开车的镜头是大疆无人机拍的,使用的是智能跟随和指点飞行功能。具体器材也在【环游中国,你需要哪些装备?】里,麻烦大家动手点击查看。

5、软件使用:游记图片用Photoshop和Lightroom进行后期;视频剪辑用Final Cut Pro;视频调色使用 Color Final ;日常发朋友圈微博的图片用snapseed和vsco后期,微信公号也做过相关教程分享,需要的可以去拿

6、最后谢谢大家的喜欢~~先么为敬


上一章节回顾 

点击这里跳转至第一章《老板,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点击这里跳转至第二章《湖北以西,最近的西藏》

点击这里跳转到第三章《神域之外,是一片荒芜》

点击这里跳转到第四章《这才是川藏公路最高的海拔!》

点击这里跳转到第五章《我会怀念那些在川藏公路漂泊的日子 》

8月11日午后,我告别了雀儿山五道班,继续沿着川藏北线G317向西行进。

接着路过了江达,睡在了雪集拉山;遇到国道封路,调头走了扎曲河的悬崖土路进了昌都;在斜拉山口遇到小雪莲一家,跟着他们房车的尿迹一路寻到了荣布镇的一个村委会;之后又在驻村干部宁哥的指引下去了布加雪山,尝试徒步接近那里的冰川;我在山脚下住了一夜后,8月17日中午,我沿着山谷小路再次返回了317国道往西驶去。

于是,拉萨离我已近在咫尺。









未经授权不得擅自转载或商用!如需转载请邮件zaiyuanfang2015@qq.com! 未经授权不得擅自转载或商用!如需转载请邮件zaiyuanfang2015@qq.com!

每年的4-5月,藏东南从墨脱,察隅开始,便首先进入雨季,接着降雨中心逐步往西北移动;6-9月,西藏全境的雨季正式来临,不管是南线318,还是北线317通通都泡在雨水里。

所以若是在暴雨倾盆的时候你穿件雨衣站在山顶往下看,你会看到一条银色的河流沿着山谷流淌,从谷地平原到高山险隘,这条银色河流翻过一个又一个的垭口,最后向那曲大草原慢慢汇集。

不过安静的山谷里可并不只是雨声,如果你仔细听肯定能听到隐隐约约引擎的轰鸣.....抽根烟或者涂个唇膏再等一等吧,你就可以看到在这条河流里有一艘逆流而上的白色快艇,她船头撞击着冰冷的雨水,屁股后面拖着长长的水雾,这全身上下冒着热气......突然一声汽笛响,嗖地过了那道弯,紧接着一头扎进一个山岭,哗啦一下又不知道从哪一道绿色波涛里冲了出来,最后进入了平坦的草原。


这条银色的河流,就是那曲段下雨时分的国道317;这艘白色快艇,便是在湿滑道路上风驰电掣的大白胖;大白胖里有个一脸倦容的男子,男子连续开了几个小时车尿都忘了撒,他把着方向盘不说话,毕竟这家伙也不需要说话,因为这车里就一个人他能跟谁说话?这往前数几个小时嘛......他也就逗了几只路边儿的土拨鼠,撩了几头淋着雨的牦牛......关键是人家还不理他。

那时候他在想,这一路走来连个车都没见几辆,下次是不是应该在副驾驶上绑个充气娃娃再上路,但随即又摇摇头,觉得可能到高海拔的地方这娃娃肯定得漏气,到时候往汽修店里的伙计手里一塞:师傅,麻烦给我女朋友补个胎,充个氮气么么哒......估计会挨揍的吧!


不料这些邪淫的想法居然驱散了天上的雨云,连雨水都不再理他,顿时西边的乌云破了一个大洞,于是这片草原上又有了温柔的光。


他在这里停顿了一下,望了望夕阳下牧民的帐篷,撒尿的时候纠结着要不要今晚开个夜车,连夜经过那曲镇由317国道并入109国道青藏线,赶去当雄,那样明天中午兴许就可以彻底告别川藏北线,到达拉萨。

这317在索县之后的路实在是荒凉无比,不知道是因为这坏天气,还是因为一路都是4500M的海拔,总之除了路过的为数不多的小镇和县城,确实很难见到大雨滂沱里的路人和车辆。


8月17日晚上6点,我路过巴青,索县,翻过安吾拉山,江古拉山,最后来到了那曲大草原。


北线最后的致意

那曲的夏曲卡村附近有一个检查站,检查站后面有一个加油站,我加完油回到车里一点火就发现不对劲,隐隐约约底盘下面传出一阵阵金属碰撞声。

我下车打开发动机舱检查,没发现有什么问题;再俯下身子看了看底盘,也没看出这声音来自哪里......我捉摸着想找个汽修店升起来再仔细查查底盘,但是这地方孤身一人毕竟怕掉坑里去,于是干脆硬着头皮继续向前走,打算到了拉萨再找家4S店看看,顺便给大白胖做个大保健换个机油啥的,再说这保养提示灯也亮了。


这人呐都有一个毛病,有时候你越是去注意一些事物或者声音,你的大脑就越是把一些细节给放得很大很大。

在临近317上的布玛村之前我关掉了车里的收音机,因为在这个地方基本就只能听到一些这个宇宙空间无序电波的嘈杂声,一开始觉得很安静,尽情享受着像裸奔在大草原上自由自在的乐趣......尼玛直到在行驶过程中再次听到底盘传来异响,注意力就不知不觉被这魔性的声音带了进去,觉得仿佛越来越大,还越来越响......有时候听着是叮叮当当,有时候又是哐当哐当,到了后来,我特么感觉我开的竟然是一辆手扶拖拉机!


低头赶紧看了看仪表盘,一切报警灯指示正常;眯着眼身子往下一沉,用屁股蹭来蹭去仔细体会她的难言之隐,然而也没发现任何症状;我急加速,急刹车,再加速.......嗯~我品出来三分,这声音貌似跟速度无关,跟发动机转速和路面颠簸状况好像有点联系。

我方向盘一拍:靠,估计什么东西在底盘下松了!

那时候草原上的天色已经黯淡,我不由自主的想得更多,情急之下发现道路左侧有一间小房子,小房一侧有块水泥空地,刚好有一个斜坡可以下路基,我当时想都没想,方向盘往左打就直接就下了路基停在了那块空地上。

这手刹一拉,档位一放,马上转过身去在置物箱里一阵乱摸,翻了把手电出来,随即打开车门俯身下探,这里照照,那里看看,啥也看不清楚,而且那个时候这谜一样的声音也居然消失了。

站在水泥空地上,冷风不正经地往我领口里钻,敏感的我哆嗦着拉上拉链儿,掏出我大双卡双待的手机看了看:漂亮!移动联通信号全无;转过身看了看:牛掰,面前也就这一间啥灯光都没有的藏居。

立即表示不敢再连夜赶路了,怕大白胖半夜给趴路上,连个救援方式都找不到......毕竟这周围只有草。

我转身打开车门,批了一件厚实的冲锋衣,这时候我才发现,这块水泥空地居然是个篮球场!在4500M的海拔打篮球?篮球表示你不懂我的风骚和自由!


德吉卓玛

德吉卓玛的屋子里一片漆黑,只有客厅闪烁着三处微弱的光,一处是烧着牦牛粪的炉子,炉子上的水壶咕噜咕噜响;另两处来自两盏酥油灯,它们被放在桌子一角,而桌子正中间则摆了一沓卷宗,卷宗的对面趴着俩个藏族姑娘。

其中的一位藏族姑娘听到屋外有人叫唤,使的还是汉族话,立即给另一个姑娘使了个眼神,然后拿起酥油灯小心翼翼地走了出去,用流利地普通话回了俩字儿:谁啊?

是我啊!我出来旅游哒!勾着身子边摸索便往里走,我觉得自己当时像个偷牦牛的。

德吉卓玛举起酥油灯朝我脸上挥了挥,我下意识的退了退,眼神移去屋内,看到屋子的正中间摆着一幅画像,按理来说,这藏民家里摆个上师或者活佛的画像正常得很,只是我瞄了一眼咋觉得这画的人有点眼熟?这大脸儿宽鼻子可爱的小眼睛,外加一身黑西装,这慈眉善目又大气的模样......

不好!是习大大!膝盖立即软了一软,觉得组织来得好突然!你们家还挂习大大的画像啊?

卓玛朝着我指的方向回头看看,然后转身笑了:这里是村委会~你需要什么帮助吗?

哈哈,原来这里是村委会,终于找到组织了!我心里激动得很。

这位藏族姑娘,叫做德吉卓玛,毕业于西藏大学,既是党员,也是藏族的公务员,毕业以后从老家林芝被分配到这个遥远的小村里做基层工作。

两分钟后我和德吉卓玛站在篮球场上,面前摆着大白胖,我跟她说车好像有点问题,打算明天再走,想就在这里凑活一晚,看可不可以。

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拉萨。

哦...拉萨,快了快了,明天就能到。

卓玛说完面露难色,说屋子里有两个女孩子不方便,但是一会儿可以让村民领我去他们家休息。我赶紧摆摆手说你误会了,我就睡这......我把车门一把拉开:看!我就睡车上!

德玛摸了摸车里的垫子和睡袋,拍拍手:哦哦哦!那没问题!

不一会儿,一个藏族男子骑着摩托车过来了,再过了一会儿村委会就来了电,卓玛跑出来冲我招招手,让我进屋暖暖身子,喝喝热水:我们两个女孩子不会用太阳能嘛(电池),刚刚那个大哥给我们弄好了,现在有电了!

坐在炉子旁,卓玛跟我说她们两个姑娘这几天忙死了,经常通宵工作:幸亏来了电......


“通宵”这个词对于我这种在城里搞设计的设计师来说,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但我实在难以想象在这个远在千里之外,海拔4500M,周围都是草原的村委会里,有啥工作是要干几个通宵的?

卓玛放下手里的笔,拍了拍桌子上的卷宗,摊摊手:这几天就是在忙这个嘛!

我凑过去看了看,像是一摞登记表,摇摇头表示不明白这是啥。

卓玛说,明天就是这边的公务员考试了,这几天一直在理这堆申请入党的表格......她接着拍了拍脑门儿:好多人都不会填,还要叫过来或者打电话问情况,改完明天一早还要汇总。

卓玛说完又侧过头去跟另一个藏族姑娘用藏语嘟囔了两句,那个瘦瘦的藏族妹纸不会汉语,见陌生人又比较腼腆,一直埋头核对着表格上的内容,听见卓玛跟她说着什么,抬头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我,一脸苦笑。


炉子上水壶里的水还在咕噜咕噜响,卓玛提起来给我的保温水壶灌了个满。

她给我讲了很多我之前从未了解过的藏区生活。

比如他们这里的毕业生考公务员其实很不容易;比如她朋友对于入党和信仰之间的相互纠结;比如村民对于知识和学习上的巨大开化;比如有年自驾驴友撞死了一头牦牛,她如何去调解;比如以前他们认为生死自然,落后地方的群众不去就医,但现在懂得如何珍惜自己的生命;比如磕长头不仅仅只是为了洗清罪孽,祈福众生,还是为了锻炼身体;比如在宗教流派中,也会因地方不同而产生不同的风俗,而有些风俗,其实作为藏人的她也不甚了解......

比如现在生活比以前好太多......她还说她们家还在成都买了两套房,我问为什么不去拉萨买呢?

拉萨房子贵,买不起...

那你们家是以后打算去成都生活吗?

她很实诚地回答说:当然不是啦,买来投资的。


惊呆!

德吉卓玛是一个拥有先进新思潮的藏族同胞,而随着向藏区的逐步深入,我也观察到目前的藏区建设已经不再是以维稳为重心了,而是开始提升经济收入和教育水平了,毕竟西藏已经不再是几十年前那个经济落后的西藏,她的GDP增速在2017年的前三季度也排到了全国第二的位置。

在第二天离开布玛村村委会之前,我请卓玛喝了一杯我做的拿铁,卓玛一边说苦,一边掏出手机给我的摩卡壶拍了一张照片,然后直接朋友圈,末了还摇摇头说,可惜这里不能淘宝......

这炉子烧的是木柴吗?

没有,我们这边都是烧牦牛粪。

牦牛粪?之前我在雀儿山的时候看到道班工人烧的是木柴,这烧牦牛粪我还只在电视上看到过......

听我说罢,卓玛跑去外面然后玲了个小簸箕回来,簸箕里是黄绿黄绿已经晒干了的牦牛粪,炉子盖板儿一揭开,小簸箕往里一倒,炉火往上窜了一窜.......屋外房顶上青烟袅袅。

诶!还真能烧着嘿!看到此情此景我显得有点没见过世面。

卓玛在一边笑,说有的人呐闻不惯这牦牛粪的味道:你习惯吗?

我鼻子在空中嗅了一嗅,用手扇扇,不知道是当时鼻子给堵住了,还是这炉子末端的烟囱相当给力,我摇摇头说:没啥味道啊......小屋里另一头那位一直不说话的藏族妹纸噗嗤一声笑了。

诶?你不是不会汉族话吗?


临走的时候我还被这里的村民围观,因为我飞驰在草原上无人机被他们看到,于是这走路的,骑马骑摩托的反正大老爷们都来围观了,看得我满身是汗。

其中一个戴草帽的藏民征得我同意,想要摸摸无人机,他拿起来后我还开玩笑的说:你买架这个用来放羊放牦牛,这方圆100里绝对拉风!

这个贵嘛?多少钱?

这个......差不多一头牦牛的钱吧。

那个村民回头往草原上看了看,他家成群的牦牛正在悠闲地喝水吃草,他转头过来似笑非笑,假装要拿牦牛给我换,我赶紧拿过无人机说:我不换啊!这牦牛给我咋弄啊!?

哈哈哈哈......村民们都笑了。

上午11点,我发动引擎,与卓玛和村民们告了别,大白胖猛地一震,我们叮叮当当地继续向着拉萨驶去。

从孔玛乡布玛村村委员会开始,我便加快了速度,想着怎么说今晚也要到达拉萨,因为当时一直比较担心底盘下不停出现的异响,而且拉萨对于我而言,只能算是这整个行程里的起点,前方还有太多路要赶。

在经过那曲镇的时候,我和大白胖开始并入G109青藏线往南驶向当雄,至此,川藏北线G317国道段彻底结束,而这整个川藏北线也近尾声。


路过念青唐古拉山的时候,乌云终于消散,整个天空放晴。

我把大白胖停在路边,下车活动活动——毕竟这条路我来过三次,第一次是12年,上班上烦了请了个长假,背着登山包和死党一起从上海坐火车哐当哐当地出发,觉得这辈子就算是要饭都一定要来一次西藏......记得当时的我睡在中铺,同去的死党眼镜儿站在下面,特么一手拍在我裆上:还睡个毛!快起来看雪山!

疼得老泪留下来。

我转过身趴着,拼命把头凑向车窗,眼前是白雪皑皑的念青唐古拉山;耳边是车厢供氧的呲呲声,列车车厢里突然一声广播:列车前方到站,那曲站;下一站,拉萨!

我去!整个车厢的年轻人全部都沸腾啦!那个时候,感觉一切都不像真实的,真没想到自己就这样来到了西藏,而这列从远方驶来的火车顿时就变成了一个狂欢的大party!

第二次是15年一个人自驾游中国的时候,我从青藏线入藏,还记得我是在一个夕阳西下的时分路过这里,在同样的一个位置,我把昂小胖停在路边,看着青藏铁路上的列车缓缓驶过,看着那曲河的金色波浪温柔流淌,平静地不忍心就这样驶向拉萨。

我拿起相机,拍下了这张夕阳西下那曲河的照片。


2015年的8月8日傍晚,我在那曲河河边拍下了上面这张照片。

2017年的8月18日下午3点半,我在同一个位置拍下了下面这张照片。



拿出手机比一比,除了拍摄时间的不同,好像什么都没有改变......哦,只是公路旁边多了一道栅栏,而她面前的这个来自远方的男子,还是一样的没变,同样的既兴奋又疲倦。

点击这里链接2015年游记之那曲段


跟当雄大妈打嘴仗

下午7点到达当雄,整个县城乌云密布,看这建设规模又扩大了不少。

当雄这个小县城临近纳木错景区,同时又有一个火车站,所以作为一个旅游线的小枢纽,自然是满街的酒店和客栈。

这儿景区嘛,你懂的。

不久外面下起了大雨,肚子却突然饿了,看到对面恰好有一家四川面馆,走进去叫了一碗面,20块钱的臊子面,大碗,肉少的可怜,我问老板,这确定是臊子面而不是蚂蚁上树?(肉末粉丝)

老板不知道是更年期来了还是心情不好,突然骂骂咧咧的说,心贪的人给他杀头猪都不够!

咦~~~~?

我马上怼了她一句,但不料这老板是个大妈,又常年盘踞在这景区边缘做生意,想必形形色色的人和事坑多了,我这一个哪会放在眼里?于是扯着嗓子回怼了我两句。

我不服!嘴上又飚了四句去怼她,不料她见招拆招,又杀回十句!我用力挡住!正想力挽狂澜,她却又隔山打牛,看到她老公刚踏进门,马上开始歇斯底里的抱怨。

她老公是个老实人,过来跟我说得客客气气毕恭毕敬,我气消大半,不料这大妈躲其身后却不依不饶放阴招,嘴巴依旧喋喋不休像挺机关枪。

贫道我气运丹田准备再战,不料此刻门口却突然来了食客,他丈夫抬头一看,哟!来者有七八之众!赶紧回身对着内人,双手作揖请了上去:哎哟!你不要再说了,请客去!

这大妈一个白眼,跟我不再言语,摇头晃尾巴回了柜台,抽出一份菜单摇去了才落座的新客,菜单随手往其桌上一扔,左手执册,指尖晃笔,一副爱理不理高攀不起的模样:要吃什么?炒菜,汤面,盖浇饭......

我叹其丑陋,准备拍桌子走人:这面!贫道不再理会!不料低头一看:咦~~~

就在这打嘴仗的时间里,这碗面已经被我吃了个底儿朝天......那一天,我就吃了这一顿饭。



晚上10:10分,我和大白胖沿着青藏线G109国道由北向南进了拉萨城。

当志玲姐姐告诉我,我们已经沿G109到了城区的金珠西路时,我很清楚,我的川藏北线已经彻底结束了,此时我也身在拉萨。




川藏北线行程总结TIPS

-时间

至此,从8月5日中午从成都出发开始算起,川藏北线我一共开了13天,但是抛去我路上的拍摄时间,停留在昌都用以整理数据的一天时间,以及去亚青寺,布加雪山多待的4天时间;在不开夜车的情况下,这2500KM左右的行程,应该可以在一周之内搞定。(以旅游为目的)

-路况

总的来说,我走的这条川藏大北线路况还算不错,非铺装路段基本集中在几座海拔较高的山口附近,家用两驱轿车上山道开慢点无压力,不一定非要更换AT轮胎,山下基本都柏油马路。

按照17年8月路况:雀儿山(德格方向山道较窄较陡,下雨时有浓雾视距短);昌都之后的珠角拉山(G214路段,雨季湿滑,山体有间断性塌方现象),甘孜前往亚青寺的卓达拉山(亚青寺方向山道较窄较陡,下山路烂),其他路段的烂路险路陡路给我留下的印象并不大。

况且,目前好多山路已经修通了隧道,这个我就不一一说了。

以上路况只作为夏季参考,但冬天道路结冰某些山道一定很危险,莫任性!

-海拔情况

川藏北线总体海拔比318南线要高得多,特别是昌都以后,即使翻过后面的几座大山海拔也不会降到很低,所以身体和药品方面要做好准备;多喝热水,注意补充维生素C。


-安全情况

就我的经历来看,总体治安安全,唯一有遇到小孩骚扰的地段在四姑娘山镇之后;但是亚青寺附近倒不一定了,因为其中经过当地人提醒,可能会有小偷撬车门偷东西,所以停车最好停在亚青宾馆的停车场,并且过夜时尽量不要停在靠近围墙的一侧。

-加油情况

这一点不用担心,更用不着准备备用油箱,反正准备了也有可能被没收。

沿线经过的县城和城镇都会有加油站,只不过95号不一定会有,所以临时加92问题也不大,到了下一个加油站我会选择兑一点95进去,反正也只是异辛烷值的不同而已,油品方面大家都懂的。

所以看到加油站就去加满吧,只不过要做好加私油的准备,我加过私油,没感觉有什么异常;另外可以在有信号的地方查询下一个加油站的具体位置和里程。


-手机信号

我用的移动和联通,电信不太清楚状况,反正垭口附近就不要想了;另外昌都以后特别是那曲往东信号不稳定,但是有些村落会有2G,3G信号。

-排量问题

大白胖柯迪亚克四驱旗舰版2.0T,车重加物资装备合我在2.2吨左右,全程高能无压力;15年时我开的昂科拉自精1.4T,车重加物资装备合我在1.8吨左右,走的川藏南线,全程虽谈不上可飞天,但也完全无任何压力。

我判断涡轮增压车型在高海拔空气稀薄地区的动力表现要比自然吸气车型要好,当然这属于个人主观臆断,不是车评,啦啦啦~



摇曳的拉萨

我对拉萨这座城市感情不深,这是实话,因为他并不是想象中的拉萨——这想法从我12年第一次来就是如此,从来没变过。

因为他看起来是如此的繁华和不真实,以至于那些在夜色里随风摇曳的灯红酒绿,只要你有钱,你同样可以在这里买到任何东西。


驻村干部宁哥曾告诉我,这里有个别卖了虫草的村民,有钱啦就去大城市,去哪里?去拉萨啊!他们吃喝嫖赌把钱花光花尽了才会回家,接着等待来年又一个虫草季。

不过其实还好,我也并不讨厌拉萨啊,毕竟这里有条件可以拂去你路上所有的疲惫与尘土,安抚好路上的灵魂,然后整装待发,前往下一个目的地,何况......拉萨还真就只是我的起点。

是的,我从上海出发快整整一个月了,这才踉踉跄跄地走到了起点,尽管我一个人在路上风餐露宿疲惫不堪,终于抱着执念到达一个重要节点,但是那时候我没有一丁点儿,哪怕只有一丝的自满。

相反,在我到达的那天夜里,看到久违的红绿灯和斑马线,看到人来人往陌生的脸庞,听到汽车在肆意鸣着笛,胡乱插着队,我其实在车里显得有点焦虑,就好像再度返回围城,让我有点不知所措。

大白胖的底盘依然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于是突然就不知道,我现在该去哪里。

该去哪里呢?哦!我要先找个客栈,因为我要洗澡了,再不洗可能连大白胖也不要我上车了!

当天夜里,我花了1个多小时的时间,终于在拉萨城的西边找到了一家新开的好停车的酒店,并且人肉抢到了那里最后的一个房间。我记得当我在前台办完登记,领到房间钥匙,分批把摄影器材和电脑硬盘搬到房间里的时候,已经过了午夜12点,于是我直接把衣服鞋袜扒了,没洗澡就上了床。

因为那天实在太过于疲惫。



给大白胖检查身体

第二天我从床上突然惊醒,半睁着眼拿过手机,已经是快中午11点了......没办法,睡床那确实还是要比睡车里要来得更舒服,这是实话,那至少是睡得更踏实一些。

看到有条微信没有回,点开一看,朋友问我是不是已经到拉萨了,下一站准备往哪儿走?我赶紧掀开被子起床,一边穿衣服一边用指头快速敲击键盘:下一站,我特么要去给白胖挂个号检查一下裙底,看这底盘儿声音哪来的,这都响两天了,搞不定不敢走啊!

朋友问咋回事,是不是路上托底了?

我站在镜子前一边刷牙一边回复:我不记得我在哪儿托过底啊.....哦!我想起来了!

如果硬要说托底拖得轰轰烈烈的一次......要是我没记错,那肯定就是在布加雪山下面那一次了......当时我强行往这冰碛湖那边开,车头越过一个小坡的时候卡在那里了,当时我还拍照留恋了

我后来一度怀疑是发动机下护板被撞松了,因为这块板儿是我在网上找的第三方配件,安装的时候就有问题,但当时时间来不及退货,就干脆用捆扎带困住强行上路了。

但到了后来出现异响的时候,我还特意用手电仔细检查了一下这块护板,当时也没发现有什么松垮情况,真要有,那就是发动机支架下沉,油底壳撞在上面的哐当声。

细思极恐,马上出发。

我住在拉萨东边,导航显示斯柯达的4S店在西边,到的时候已经是快中午12点了,我把大白胖停这儿发了一会儿呆:这4S店咋还在搞装修,没正式营业啊!

赶紧给客服打电话,妹纸很温柔的说拉萨有店的,你先表着急,我帮你查查看噢~

好的,我不着急。

...... ......

嗯嗯....你是在拉萨吧?

是的,我是在拉萨。

嗯嗯......好的,我帮你查到了!

在哪里?

哦,对不起先生,目前呢,暂时还没有呢~

我说咋没有呢?我现在就在店门口啊!

妹纸说,那先生您为什么不进去呢?

呃......好像还在装修.......那你帮我查查离拉萨最近的4S店在哪里吧,拜托了!

好的,您先表着急,我帮你查查看噢~

好的,我不着急。

嗯嗯....你是在拉萨吧?

是的,我是在拉萨。

嗯嗯......好的,我帮你查到了!

在哪里?

我查到有两家店离你的距离都差不多哎!

是吗?那我还得挑啦!哈哈,在哪里呀?

一家在青海的西宁,一家在新疆的阿克苏噢~


挂掉电话,我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想着实在不行干脆就找家靠谱的汽修店得了,但到了后来又不甘心,百度了一下拉萨这边的斯柯达经销商,终于找到了一个电话号码,打过去是一个男的接的,声音明显没妹纸好听,至少没啥好幻想的。

喂!你好!

呃,你好啊,请问你这里是斯柯达的4S店吗?

电话那头儿犹豫了一下,回答了个:曾是......

咦~这小玄机.....我说明了来意,问他斯柯达的车能不能帮我升起来看看,怕对方嫌没钱赚不乐意,我还补了一句:哦,顺便再做个保养!

可以可以,你来吧!



30秒后我找到了店门口......

接待我的是个师傅,看他穿了一套我分不清到底是啥身份的衣服,我还支支吾吾的问他,你是不是客服人员,后来才知道那时候正是正午,大家都吃饭去了,人手不够没办法,于是这位技术总监大哥(疑似大爷)坐在这儿假扮客服妹纸。

我就说这声音听上去咋一点儿想象空间都没有。


排队,挂号,上举升机,看病。

维修间里的工人都吃饭去了,只剩一个腼腆的实习小弟在这儿,不过这小弟估计是才入行不久,又怕他大师兄责怪,所以看了半天也不敢下定论......我在旁边也跟着一阵瞎看,副车架那边瞅瞅,发动机护板掰掰,还是不确定这声音是不是从护板下面来的。


后来没办法只能请出技术大大,一开始他的注意力也被我带去下护板了,但是仔细查看了半天,也不见得有多大异常。

师傅吩咐实习小弟:把举升机降下来,把火点上,让引擎转着检查。

滋~~~~~~轰轰~~~~~


好了,这下看明白了。

师傅指着排气管前面的挂钩问:你这个车托过底吧?

我点了点头,说这川藏线总归是要托底的嘛,出来不托个底都不好意思跟朋友打招呼......

哟!你哪里开过来的?

我从上海开过来的。

看你这车脏的就知道出的是远门儿,你几个人出来的?

我说就我一个人。

师傅转身看着我点点头,露出佛祖般的微笑,随即从车底下钻出来,拍拍手:小毛病,这排气管脱钩了,插回去就行了!

随即戴上手套亲自上马,三下五除二把挂钩归了位,旁边的小弟一直没说话......




大白胖的挂钩有个不大不小的问题,就是这排气管不待见往车尾的力道,一旦托底蹭厉害了就会脱钩,然后这管子搭下来就会碰到下面的副车架,所以在怠速或者路面有颠簸的时候就会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

我问师傅这个影响严不严重,他说还好:这个都小问题,搭下来你直接把挂钩归位就好了。

我说也不能每次都这样搞吧,那也太麻烦了。

哎,你不能把这个车当越野车开是吧,这本来就是辆城市SUV啊!这城市里哪有那么容易托底的......师傅说完吩咐实习小弟放机油,做保养。

你下一站就是往回开咯?师傅趁着放油的间隙问。

我说还早着呢,到拉萨只能说是才到起点......下一站,我想先去个冰川看看,毕竟长这么大,我还没摸过冰川。


哪个冰川?米堆冰川还是曲登尼玛冰川?

都不是,我想去日结措嘉冰川,你听说过吗?


师傅摇摇头,说他在这里待了几十年从来没听说过。

我拍了拍大白胖的车头:要去那里,恐怕真得把她当越野车开咯......


我要摸冰川 我要摸冰川



在远方的阿伦

2017年1月写于 上海的家

个人公号:在远方

微博:@在远方的阿伦


车型: 柯迪亚克
0 +1
收藏
纠错/举报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