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汽车】唯一变之一,赛力斯迎“独立”

世人皆知“余承东”,鲜有人识“张兴海”。

在过去的三年时间里,由华为和赛力斯联合打造的“问界”品牌,逐渐穿越风暴周期,正式走向“康庄大道”。

从“死里逃生”到“角逐新势力品牌NO.1”,“问界”已经成长为一个榜上有名的主流品牌。

然而,这时候,却迎来了华为的“功成身退”和赛力斯的“独立”。

7月2日-3日,赛力斯集团(SH:601127)接连发布多则上市公司公告,其中包括《关于购买资产的公告》、《关于购买资产的补充公告》、以及由“中京民信”给出的《资产价值评估报告》等,对外披露其将从华为手中购买一系列关于“问界”的无形资产。

据公告内容显示,其控股子公司赛力斯汽车有限公司拟收购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持有的已注册或申请中的919项问界等系列文字和图形商标,以及44项相关外观设计专利,收购价款合计25亿元。

事实上,这一系列文件的发布,透露出了两个信号:

其一,一口气购买了一堆无形资产的赛力斯,即将告别“输血”的华为,迎来真正的独立;

其二,25亿分手费交割以后,手里再无整车品牌的华为,即将实现真正“不造车”的坚持。

1

五年储备,赛力斯牵手华为

华为和赛力斯之间的合作始于2021年。

在此之前,华为满怀雄心壮志进入中国汽车市场,试图将自身在ICT领域积累了30年的技术和优势拓展到智能汽车产业,帮助车企造好车。

然而,事与愿违,华为终端业务却发展受限。

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彼时的“时机不对”。要知道,2019年5月华为成立“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的时候,中国汽车产业正处于蓬勃发展的时代周期,各大央企、地方国企、以及头部民企,都处于向上发展的关键时期,尚无人能够预见到接下来的危机。

随着疫情的到来,加剧了中国汽车市场的竞争,华为也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出现了业绩下滑。这时候,华为必须要找到一条新出路,为它的智能化产业布局打个样。

而这个打样的合作对象怎么选择也是一个问题。如果选择大企业,它们都是强势的一方,华为难以掌握话语权;只有选择相对弱小且有潜在实力的品牌,才是华为的唯一出路。赛力斯集团就这样进入了华为的合作名单之中。

因为在“牵手”华为之前,赛力斯集团董事长张兴海曾带领团队远渡重洋,从2016年开始便在海外进行新能源汽车的研发。后来被迫回归国内,张兴海又豪掷36亿元,在重庆建成了当时国内第二座工业4.0智能工厂。也正是因为这座智能工厂的存在,以及过去五年时间在新能源领域的技术积淀,促进了赛力斯与华为之间的合作。

问界品牌诞生之初,不管是华为,还是赛力斯,都不确定这个品牌到底能够走多远。所以,双方均不遗余力地在产品上倾注了全部心血。其中,华为更是积极调动一切可利用的资源。

比如,刚确定合作,余承东便紧急召开华为全国经销商大会,号召手机经销商们参与到汽车销售中去,并尽快完成将手机门店升级为汽车门店的改造。

比如,问界的多款新车发布都是安排在华为新品发布会上,与华为的新手机一起与用户见面,更有甚者,在发布会上,汽车产品讲解所占据的时间长度要远超手机。

由于在这场合作中,华为的露出过多,这也就导致了“世人皆知余承东,鲜有人识张兴海”的尴尬局面,更有甚者,时常把“华为不造车”拿来嘲笑。

然而,如今站在华为和赛力斯进行无形资产交易的时间节点上,再回头看,这不失是华为选择“曲线救国”的绝佳路径,也是赛力斯蛰伏已久的一记出拳。

2

告别“输血”赛力斯将迎独立

按照华为现在按月公布智选车模式(即鸿蒙智行)的销量数据来看,今年上半年交付的194207辆新车中,问界占比约80%,达到154074辆。其中,6月份,问界交付新车43146辆,全国排名第四,再创历史新高。换句话说,已经做了五年汽车业务的华为,已经将问界打造成为最成功的样本。

而在这时候,选择出售与“问界”相关的商标与专利,恰是华为“蓄谋已久”的“拨乱反正”。

关于“蓄谋已久”,在《资产价值评估报告》中也有所体现。其中提到,截止2024年6月29日,产权持有人提供的商标及专利中,一百七十九商标及全部专利尚处于申请过程中。在其附带的、有限的几份专利申请复印件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些专利最早的申请时间可以追溯到2023年7月6日。之所以尚未通过申请,其主要原因是申请人提出的延迟审查请求,也就是说,这是华为主动申请的延期审核。而延期期限则有36个月,24个月,12个月几个分类,大致符合“申请提交的越晚,延期时间越短”的规律。

以上这些信息从侧面证明了,从去年下半年,问界市场情况有些好转的时候,华为就已经开始和赛力斯洽谈商标及专利转让的相关事宜了。

关于“拨乱反正”,前面我们曾提到过,华为入局汽车行业时,有一个品牌愿景是“帮助车企造好车”,而它自己是坚持“不造车”的。但是,由于和赛力斯之间的深度合作,市场并不认可它“不造车”的说法。

现在,随着问界成长得越来越快、发展得越来越好,华为想要“打样”,从而吸引更多汽车企业选择华为提供的方案,这一目的已经达成。所以,也是时候“放手”了。

而华为之所以要策划这场“分手”,《E汽车》认为主要有两方面原因。

其一,华为的汽车业务边界正在进一步的明确。

目前,华为的汽车业务一共分为智选车、HI模式和零部件三大类。其中,智选车模式规划的“四界”,已有问界、智界与享界上市销售。相比其他两界,问界占尽了先发优势,已经成为三者中影响力最大的品牌;而HI模式下,也已经有阿维塔、极狐等品牌的产品在售,还有许多品牌的产品正在合作研发中。

曾经,以上这些业务均由余承东担任CEO,直接负责管理。后来,他们被拆分为两个团队,分别是终端BG团队(负责智选车)和车BU团队(负责HI模式和零部件)。余承东担任两个团队的董事长。

另外,今年1月,华为在深圳成了“引望智能技术有限公司”,被外界认为是华为车BU从华为整体拆分出来的新主体。之所以要建立这个主体,则是因为华为希望在与更多的车企绑定以后,售卖股权,只做技术入股。

其二,华为的研发资源正在趋于饱和。

今年,4月24日,在华为召开的车BU技术发布会结束以后,副总裁迟林春在接受采访时曾谈到。一汽、东风、长安、北汽、上汽、广汽、比亚迪、吉利、长城、奇瑞等知名车企,还有一些造车新势力,都在使用华为的智能方案。

《E汽车》也关注到,越来越多的主流汽车企业选择与华为展开合作。

在赛力斯发布《关于购买资产的公告》的同一天,长安汽车(SZ:000625)发布了《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其中有提到与华为合作组建合资公司一事,正在有序推进中。鉴于项目重大性、复杂性及交易各方推进内部程序的需要,项目进度较备忘录中预估有一定延迟。但是,预计不晚于2024年8月31日签订最终交易文件。

而在此之前,东风系的猛士和岚图,广汽系的传祺、广汽丰田等企业,先后披露与华为展开合作,探索智能方案的可能性。

这些已经签约或者正在洽谈的合作,几乎已经耗尽了华为当前的研发资源。据了解,华为研发部门共计约7000人,他们既要承接智选车的需求,还要负责HI模式的打造。用业内人士的话说:“华为的研发能力即将达到极限,不能再接更多的合作了。”

在这场交易完成以后,华为或许将减少对问界品牌的,而赛力斯也或许将要迎来独立运营问界品牌的新阶段。

3

压力和动力

当这场交易成为既定事实以后,有投资者提问“花25亿购买无形资产,赛力斯值么?”

《E汽车》认为,从实际经营角度来说,这笔交易是划算的。

结合官方发布的《资产价值评估报告》,我们可以了解到,通过对外观专利采用成本法,对商标采用收益法,得到了一个总价值102.3亿元的结果,但实际成交价仅有25亿元。

对应到实际经营中,赛力斯所收获的也不止是几个文字和图形那么简单,更多的是“问界”这个品牌的市场附加值。

拿到这些无形资产以后,意味着赛力斯将进入“独立”发展新阶段;从华为唯一的亲密伙伴变成华为生态链上的之一,也象征着更多的考验将要落到赛力斯的肩上。

但这并不等同于华为完全放弃了赛力斯和问界。赛力斯也在公告中明确写到,本次交易不影响双方联合业务的开展,双方将进一步深化合作关系。要知道,截止目前,赛力斯依然是唯一一家与华为智选车、车BU、数字能源签订战略合作的车企。

对于赛力斯来说,明确商标归属问题以后,双方可以更加自由发挥自身的资源优势,聚焦于问界品牌的市场拓展,共同助力问界品牌造好车、卖好车。

此前,赛力斯和华为也曾多次谈到,要把打造成“世界级新豪华汽车品牌”,那么也不排除,这一次商标转让,是赛力斯在为问界的出海做准备。

4

E观点:

扶上马,送一程。在问界进入主流品牌的梯队以后,华为选择出让商标,让赛力斯获得权力更大的独立权,自身则聚焦于更多的企业合作中去。

不管是最初的强势介入以寻求更全面的掌控权,还是像如今这般“事了拂身去,深藏功与名”的撤退,都是华为有利于自身当下发展的选择。

接下来,在全新的合作模式下,真正实现“不造车”的华为,会给车企和汽车行业带来怎样的价值体现?脱离了华为掌控的问界,会被赛力斯引向何方?我们且把答案交给时间。

本内容来自汽车之家创作者,不代表汽车之家的观点和立场。
标签: 品牌分析
0 +1
收藏
纠错/举报
254关注 | 703作品
+ 关注
新鲜车型抢先品鉴,重磅讯息独家解读,行业内幕信息深度挖掘。
Ta的内容

下载之家app

0
评论
收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