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以西,最近的西藏 | 单人自驾游中国第二季 (2)

每周三,我们不见不散 每周三,我们不见不散

先行回复车家号的读者们关注的几个问题:

1、本纪录是楼主2017年7月21日-10月24日的行程,共计95天,21000公里,旅途花费30000软妹币(油费、一半高速一半国道的过路费、三天睡车上一天住店的吃住费),每周三更新

2、没有看过预告片《起源》的朋友,可以找个Wifi,打开音响,单人拍摄单人剪辑;

3、所有装备清单在【环游中国,你需要哪些装备?】请各位自行取用,很多是2015那次的老家伙了,摄影器材差不多都是参加活动赢来的,所以也算不清所有装备一共花费了多少;

4、最后谢谢大家的喜欢~~先么为敬


(点击直接跳转至上一章)

在经历了匆忙的物资准备后,7月21日下午,我顶着盛夏的烈日和即将到来的晚高峰,终于开着大白胖冲出了上海这座围城,向远方驶去。

7月23日下午,我到达湖北以西,G50沪渝高速四渡河大桥的东岸,天气依旧炎热无比。





夜幕渐渐开始降临

在不远处的桥面上,汽车飞速驶过,轮胎摩擦减速带的声响在山谷四处游荡着,它们貌似并没有停止的意思,粗听下来是真的很吵,但静下心来,还是听得到身边悦耳的虫鸣声。

嗯......我是有多久没有听到虫鸣声了......我在心里默默地想着。

啪嗒一声,我弹出了最后一张数据卡,切断了读卡器和电脑的连接,那意味着第一天的拍摄的数据已经整理完毕,各个设备所产生的素材已经被我分门别类排列整齐地拷贝到了第一块移动硬盘里。

我想着是不是要像第一次出行那样,把这些珍贵的数据藏在车厢里的哪个地方,犹豫了半天,结果还是干脆直接往电脑包儿里一塞:毕竟这儿也不算偏远地区,运气不至于那么不好————不过说句实话,这次出来感觉胆儿是大了很多,但是我也不停的在提醒自己要有畏惧之心,毕竟15年出来那一趟,就遇到过三次抢劫。

我合上电脑点了支烟,在车厢里转过身去看了看车窗外,发现山谷的夜空早已是繁星点点......

想象里,应该是很文艺的侧躺着,抠着脚丫叼着烟,凝望着星空安然入睡,那才是人生;

但现实是我翻来覆去闷热难耐根本睡不着,所以后来就把车窗打开了,所以尼玛一大群蚊子就进来了。

喷驱蚊液?对不起,然并卵!我看再这样下去不是被闷死就是被吸死,情急之下赶紧发动引擎沿着乌漆嘛黑的乡道逃下了山。

我要给弯道辅助灯点个赞 我要给弯道辅助灯点个赞

这条乡道虽然弯道较多路基也不宽,但是路况很好,看得出来是才铺设不久的水泥路,加上大白胖明亮的弯道辅助灯,在这样的夜里飞驰在乡野小路上,确实让人感到由衷的轻松自如。

晃晃悠悠不一会儿,乡道便并入了主路。

这条主路,就是旅游圈,自驾圈儿,摩友圈,骑行圈里大名鼎鼎神一般存在,宁愿不娶媳妇儿也要去,不去人生就不完整的:  国道G318 

关于这G318,从哪儿到哪儿我就不赘述了,各种游记路书里基本是已经说烂了,但是更多人提起的G318国道,还只是跟川藏南线,成都-拉萨相关。

  G318 不只是川藏南线

其实G318的风景不仅仅只是川藏南线,从最东头的上海人民广场一直往西,经过长江中下游平原地区的农田村庄,穿过长江淮河的分水岭大别山,再到湖北江汉平原的鱼米之乡,刚扎进湖北宜昌,武陵山脉便是说来就来,至此就彻底告别了我国地形上的第三阶梯,进入了地理上的平均海拔1000M+的第二梯队。

而武陵山脉,就是横在这地形阶梯的一道坎,他绝对可以把你之前对于平原地区的审美疲劳驱散地一干二净,这一点,我相信从上海出发去拉萨的骑行者应该更有切身体会,因为从这里开始,算是碰上了进藏路上的第一个小难关。

至少在四川盆地到来之前,是要在这里彻底告别之前的一马平川,不过别担心,寻着火锅的香气,我大重庆在前面等你。

所以每年,但凡是从东到西自驾回家走G50沪渝高速,我都会从 [湖北长阳土家族自治县] [榔坪镇] 或者[恩施州巴东县][野三关镇] 下匝道走段G318国道,不为别的,只为洗涤平原高速给我带来的疲惫,也想一睹318国道湖北段,喀斯特岩溶地貌的美景。

或许湖北人民已经对这些青山绿水习以为常,但是对于黄土高原和大西北的朋友来说,绝对是心之向往。 或许湖北人民已经对这些青山绿水习以为常,但是对于黄土高原和大西北的朋友来说,绝对是心之向往。

G318上的猪肉趴

夜已深去,我还在318国道往恩施方向疾驰,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过了,路上基本没什么车,道路两旁时不时会出现些农家小院,但是大都关着灯不见人影,倒是偶尔会从路边窜出几条互撕的土狗会让自己心里咯噔一下,然后短暂的振奋起精神,想着幸亏没有开定速巡航。

我拍了拍脑袋觉得有点疲惫也有点饿,这一整天基本就没吃什么东西,吃了几个小面包,喝了一罐八宝粥......而这些哪能算是正餐。

隧道跟前儿突然出现了一个简单的停车区,几盏昏黄的灯光里飘来一缕青烟,它们贴着公路一直往东蔓延,借着远光灯老远我就看到了这股妖气!

大白胖当时跑得正欢,不料嘴巴用力一吸,这股味道立马就进了发动机舱,它们顺着空气管道又进了鼓风机,出风口一吹我就湿了:好一股肉的香气!

停车区里有三个小摊儿还没打烊,右边一个摊位卖竹筒饭,中间一个摊位卖烤玉米,最左边一个店负责烧烤撸串儿 停车区里有三个小摊儿还没打烊,右边一个摊位卖竹筒饭,中间一个摊位卖烤玉米,最左边一个店负责烧烤撸串儿


撸串儿店生意好,三三两两的食客都坐在那里一边吃一边谈笑着啥,我看着挺热闹的,于是买了个竹筒饭踱步到了撸串店门口,老板热情地招呼我找个空位置坐。

来来来,坐这儿!旁边一带小孩儿的大哥帮我把凳子往外拉了一拉,示意我坐这儿:你一个人啊?

为了安全起见,我有点犹豫是不是要撒个谎,但是回头看看停在不远处孤零零的大白胖,觉得也实在瞒不过,还是回答了个:嗯.....

大哥回头也瞄了一眼大白胖:耶,是个新车,潇洒潇洒!然后冲着屋里喊:老板儿~快点儿~生意来了!

来了来了~女老板穿个红围裙小跑着出来了,一手托着小本子一手拿着笔,急切的问我要吃啥。

没有菜单,你直接说,我这儿啥子都有。女老板数着指头:米线儿,烧烤,炒菜......

这店居然没菜单......老板儿,先来个烤茄子和一碗米线嘛.....

就这样啊?你烤肉串儿不要啊?老板问

我瞄了一眼厨房,不知道这肉新不新鲜,反正在上海和朋友撸串时都是处处被提醒,这冷柜里哪个区域里的东西不能吃啦,全是酸的之类......而这家店又在路边,我也没见到冷柜,再加上这段时间气温一直很高,所以我不想吃了一边开车一边自由“飞翔”你懂得。

哎呀,小兄弟,你放心,肉都是现买的!老板看我有疑心,心里小不悦,这儿坐的应该都是街坊邻居,被我这么怀疑,估计多少觉得脸上是有点挂不住的,而旁边的带娃大哥也一直帮腔说话,我一听就更不愿意了,感觉就像是在城市里去单单纯纯剪个头还非要被逼着办卡似得。

老板,不开心了。

我才从城市逃出来,多少带着点城市阴影,这走到哪里都是步步为营,生怕被套路,这防备感还真的一时半会儿放不下。

特别是一个人在这异乡的深夜里,当周围的食客全部都把目光集中到你身上,时不时地交头接耳,又时不时地再打量你时......那种诡秘的氛围,完全可以让你有捆绑,皮鞭,蜡烛,口塞,小夹子,乒乓球儿,台球儿等等一万种想象啊!

就像小时候护士姐姐在你稚嫩的小屁屁上来回擦拭酒精棉球一样,柔柔的,凉凉的,末了在你耳边来一句:表怕哦小盆友~尼玛我要开始打针咯!

简直是特么直接尿地上啊有没有啊!

老板把茄子端上来,又走了。

之后周围的人就一直看着我不说话,搞得我不知道是啥情况,低头吃个茄子都觉得背后拔凉拔凉的,不时地要抬头瞄瞄,一抬头,大家目光又对上了,好尴尬!不行!赶紧又低头吃一口,啊啊啊,好烫!一抬头,大家目光又对上了!

我低头边吃边捂着菊花还要勾着眼睛朝前看,满头大汗。

我当时甚至有点后悔,不知道是不是点茄子不跟肉串儿一起撸是违反这边村规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疑肉不新鲜而把他们全村人都得罪了,总之为了表示尊重,我放下筷子低着头把这个茄子又吸又舔搞得那是比纸还薄。

这时,旁边突然有人拿个尖锐的物体狠狠扎了我一下,我下意识地挡了挡,放佛听得到对面那几个村民向我扑过来的声响,正想着是不是要掀桌子,结果有人倒是先下了手!正在低头舔茄子的我只感到耳边一震,梆地一声!尼玛茄子和口水差点飞到我脸上!

旁边,有人拍着桌子恶狠狠地开口了:

诶!!!你怎么拿签签儿戳叔叔喃!?

我回头看了看......顿时松弛下垂了......感觉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俊俏的小男孩,像天使一样,我对着他爹地摆摆手,想开个玩笑缓和一下气氛:没关系,蜀黍给你戳~来呀来呀~

他爹地笑了,对面有俩人也笑了。

于是我顺便就向老板要了几串烤串儿,毕竟这茄子没把我吃爽,现在我是真想撸串了,管他的呢。

不料老板从厨房走出来,一手拿着电话,一边招呼我让我等一会儿,说我今天算是赶巧儿了。

五分钟后,一辆小货车载着新鲜猪肉停到了店门口,车里下来两个屠夫,手脚麻利儿放下围板,扛上几块猪肉径直走向撸串店:老板儿,酒呢?


来来来,坐坐坐!老板娘一边招呼着,一边吩咐店伙计过来把肉接过去上秤。

俩兄弟把肉放下擦了擦汗,接过老板的烟别在耳朵上,坐到了我旁边:这个天气,热死个人!

光衣男问我打哪儿来去哪里,我想了想说我从上海来,去重庆,再去西藏新疆。

他说上海好地方,几年前还在嘉定那边打工呢,说完把烟从耳朵上取下给点了,皱着眉头吸了一口:后来嘛工厂出了事,就回来了......诶!你喝酒不?来倒起倒起!

我连忙说不喝不喝,我一会儿还得开车呢!

推搡间老板端了满满两盘肉串和烤猪肝上来,光衣哥把竹签调了个方向朝向我:来!吃!吃!吃!这猪三个小时前我亲手杀的!绝对新鲜!

哎呀呀....这个,我怎么好意思呢?我很羞涩内敛的回答。

光衣哥本来想说,你还客气个啥?但看我已经把手伸过去了,于是笑着喝了口酒说:哈哈,吃吃,才杀的猪儿,好吃得很!

一般遇到这种事情,必须马上拍照,必须往群上发,必须要装作经常吃新鲜猪肉的样子。

淡淡的说一句:没有啊~就好客~ 轻松,自然,随意,这尺度和态度啊....要拿捏得刚-刚-好!(露出老母亲的微笑)

光衣哥是个好客的人,也是个乐观健谈的人,往后的对话我不断给他敬烟,其实开心的并不是蹭了人家新鲜的肉串,而是蹭了这突然而至的缘分,还留下那么多的照片。

饿了就碰见了烤串摊儿,疑惑了就遇到光衣哥。其实到了后面,我已经不对女老板家的的肉是否新鲜产生任何怀疑,因为光衣哥说他几乎天天都送肉来。

他拍着胸脯说,我们都是老实人,做不来坑蒙拐骗的事儿,之所以回到老家,还是因为自己不想去做不本分的事儿。

“做不来,也不想去做”他抽了一口我点的烟,笑的很憨厚:别看不起杀猪的,杀猪也是一门技术活。

快至午夜,在G318国道的这个寂寥停车区里依然是灯火通明。

本来是昏昏欲睡想要打道回府的村里人,因为光衣哥和他兄弟的到来,个个儿都变得精神抖擞,我不知道这是当地的习俗还是我们曾有的习惯,总之在那个时候没人去计较那十几二十块钱。

老板说肉烤好了,来吃!我们就吃;老板说这里还有酒,大家随意,所有人就碰杯使劲喝。

我说老板,这烤串多少钱?

光衣哥转身说不要钱,我说那我总得把之前茄子的账给结了吧?

女老板:哈哈,这个可以有!

临走时他问今晚我住哪里,我说我也不知道,开到哪里就住到哪里吧!

好!那你自己路上小心!

我点点头,然后挥手与他告别,在油门踏板踩下去那一刹那,我在后视镜里看到光衣哥转过身在跟一个村民说:他去西藏....就这条路....嘿,你还不知道家门口这条路可以直接到西藏哈!

是的,G318可以直接从湖北恩施到西藏,但是此路还长,是真的真的很漫长......




告别停车区之后,我在凌晨时分鬼使神差地把大白胖开到了恩施大峡谷景区里,连门票也没买就开车进去了,因为卖门票的人都找不到......这可不能怪我。


于是当晚我就稀里糊涂的在车里睡了一夜,而在那个凉爽的布满繁星的夜晚里真的不要睡得太好,刚躺下,直接给秒睡了。

第二天迎着日出很早就醒来了,打开车顶箱,拿出满水的淡水袋,莲蓬头一拧,双手接水往脸上那么一甩!

爽!!!我觉得整个山谷都能听到我充满电的声音。

在做咖啡和早餐的间隙,我拿出手机看了一下卫星地图,突然在318沿线发现一条仿佛带有奇特螺纹(嘿嘿)图腾的山脉,顿时我这好奇心可就来了诶......

没办法,我这人就是想一出是一出的,反正也是一个人,走错路又不怕有人埋怨,而且又不担心吃住的问题,那就说走就走呗!


关于齐岳山

齐岳山是我偶然发现的。

对于一个外地人而言,确实不知道湖北跟重庆交界处还有这样的一个地方,可以说每年回家我都会经过这里,不过是走高速,隧道哗啦一下穿过去,过也就过了,从不知道在我头顶的是中国南方最大的山地草场。

另一个我所熟知并且去过N次的高山草场是江西萍乡的武功山,但是齐岳山跟武功山还有着很大的不同,一是齐岳山区应该还是属于喀斯特岩溶地貌,在100多公里长的山脉上耸立着无数个秀美的山丘;二是齐岳山上分布有国道,省道,乡道,自驾直接上山并且开车贯穿南北是可以实现的;三是在这片山脉上,从南到北分布着几百座风力发电机,实在是相当壮观。

每一个螺旋形图纹,其实就是一条盘山公路;而每一个螺旋中心,就是一座风力发电机;这些风力发电机绵延数百公里,相当壮观。( 30°22'36.24"北 ,108°41'25.77"东)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齐岳山显然没多少商业开发,至少它相对于武功山来说并不出名,这也是我打算去顺路拜访的原因。


湖北以西,

是最近的西藏

G318国道从恩施经过利川把齐岳山分为南北两段,7月26日,我沿着利川的S326省道开始从齐岳山的南段上山。

为何不走G318其实我是有原因的,因为根据卫星地图和我所搜寻的资料来看,以G318为中间线,往北偏向于商业景区,那里有很多的娱乐项目。所以如果是拖家带口或者小情侣去旅行,那么北段自然比较适合。

南段基本是以原生态牧场,茶园,农场为主,没有受到任何商业化的侵扰。比较适合我这种喜欢折腾与安静并存的神经病前往,而事实上,我也非常喜欢我选择的路线上山,不夸张的说,湖北特产的蓝天白云加上一辆好车,再加上一点好心情,最后再撒上点儿明媚的阳光上去,啧啧啧......这从山下到山上开着完全就是一种享受!

从田野到阔叶林灌木林,再到针叶林,最后到山顶的草原,牛羊们路过时叮叮咚咚的铜铃倒真的会让自己以为身在西藏的那曲。

看大白胖可怜巴巴的,还是给你拍张照片吧!这一路也是辛苦了! 看大白胖可怜巴巴的,还是给你拍张照片吧!这一路也是辛苦了!





路遇呆萌的牛,我在想要是这里突然出现的是一只牦牛,我也不会感到奇怪。田野,草原,风车蓝天,实在是太过于美好。



齐岳山上基本每个小山头都会有一座风力发电机,而在每个山脚下都会有一个号牌,上面很清楚的指示了风机编号,我找到了和自己生日相同编号的风车,然后沿着这条迷你的盘山小路上到了山顶。

嗯......这感觉相当奇妙,就像找到了专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城堡。 嗯......这感觉相当奇妙,就像找到了专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城堡。





傍晚7点,夕阳逐渐向地平线迁徙,风速开始变大,气温迅速下降。

出门这几天我第一次穿上了外套,因为这里气温要比山下低大概十几度,我打了个哆嗦,把小桌板和吃的喝的全部搬了出来,开始生火做饭,今晚打算就住在这个地方。

晚上的时候这里风大的可怕,整个车厢都在时不时地晃动,我打开车门看了看情况......四周漆黑一片,头顶的风力发电机像个巨人一样站在我身边,瞪着红色发光的双眼,挥舞着手里的大刀,那些旋转的刀片在头顶上发出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空气切割声......

我捉摸着,估计整个齐岳山也就我一个人那么执着地坚守在某个山头上吧。

我在车厢里整理好数据合上笔记本,关了灯回过头来点了根烟看了看窗外......隐隐约约地,我好像看到了家乡的灯光。


第二天太阳刚升起的时候,我早已醒来。

推开车门撒了个尿,看到了齐岳山西侧的万州市在晨雾里若影若现,我赶紧穿上衣裤发动引擎下山。

大白胖带我驶上高速穿过隧道,在当天下午,我顶着43.5℃的高温终于回到了我的家乡,山城重庆!

(西南地区以外的朋友,你们猜得到这是什么吗?) (西南地区以外的朋友,你们猜得到这是什么吗?)

单人单车环游中国第二季

第二章

-完-


在远方的阿伦

2017年11月写于 上海的家

个人公号:在远方

微博:@在远方的阿伦


车型: 柯迪亚克
0 +1
收藏
纠错/举报
热门文章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