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税加速生死淘汰,特斯拉林肯们涨价17% or死撑?

对中国的特斯拉准买家来说,最近感觉并不好。因为7月6号就要来了,而美产进口车关税将从这一天开始大幅上涨。

在北京一家贸易公司工作的安迪吴便是其中一位。5月份中国下调进口车关税后,特斯拉迅速降低在华售价6%左右,Model S起售价从人民币76万元下调至71万元,原本似乎将促进买家拍板。但特朗普的出尔反尔导致中方将产自美国的进口车关税又上调25个百分点。

“我为什么要额外付出25%的税?却并没有得到品质更好或者品牌更好的车呢?”安迪吴原本就在为Model S的定制化配件等待观望,这样一来更不会立即下单了,“要是(Model S基本款)价格上升到80万元,干嘛不去买一辆保时捷?”

消费者的情绪如此,汽车制造商则更是忧心忡忡。此次中美贸易战涉及的品牌又何止特斯拉?福特、林肯乃至在美国制造SUV的宝马、奔驰尽皆难免受害。

涨价15%至20%的风险?

2018年7月1日,中国正式对进口车实施消费者和业界期待已久的关税削减举措,根据最新的进口汽车关税税率,汽车整车税率为25%的135个税号和税率为20%的4个税号的税率降至15%,汽车零部件的税率降至6%。

只是对一批美系和德系汽车制造商而言,却因为中美贸易战的缘故,面临特朗普招致的飞来横祸。

视线拉回到6月15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公布了针对中国的两份商品清单,总计涉及1,102种产品。其中第一份清单818种产品价值340亿美元,自2018年7月6日起实施加征25%关税措施,第二份清单284种产品价值160亿美元,就加征关税开始征求公众意见。

很快,中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在16日清晨发布了反制措施公告,决定自7月6日起对原产于美国的659项约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涵盖了在美国制造的车辆。

额外的25%关税到底意味着什么呢?以特斯拉Model S为例,最初基本款起售价114,400美元约合76万元人民币,由于5月份中国宣布7月1日起削减进口车关税,特斯拉很快作出反应将这个车款价格下调至107,100美元/约71万元人民币;但在考虑额外25%关税后,倘若特斯拉决定将所有增加的成本都转移给消费者,则价格将增长到125,300美元/83万元人民币。

5月降税后,特斯拉在华下调了价格

换算下来,在转移所有关税给消费者的条件下,特斯拉在中国的售价将增长约17%,这便是15%和40%关税之间的差异。从税率本身变动计算看,关税直接关联到车企成本和进口价,而不是终端零售价,在考虑增值税和其他费用后,25%关税大约相当于进口车总价的15%左右,幅度大一些可以达到17%至18%,也就出现了文章开头安迪吴抱怨“特斯拉涨价到接近保时捷的价格范围”这样的情形。

那么进口车制造商们会不会提升价格?这种涨价,现在显得尤为尴尬和突兀,毕竟在5月份降税政策公布后特斯拉等一批车企立即宣布根据减税幅度下调指导价。

一类还没有给出明确的说法,例如目前上文中被拿来作为计算范例的特斯拉尚未就此表态,菲亚特克莱斯勒也没有发表意见。

一类是感觉影响不大或者可以通过提升本土化实现销量和利润的补偿。通用汽车表示一贯坚持“在哪里销售就在哪里生产”的宗旨,在华销售的绝大部分车辆均为国产,零部件也几乎都是本土采购,因此影响不大。而宝马则称业务模式依赖全球性自由贸易,不过随着国产X3的发布,下半年在华销量势头被看好。

还有一类打算承担部分或全部的上升成本。戴姆勒宣称不会将关税提升的所有负荷都转移给消费者。一位戴姆勒女发言人表示,公司更希望拥有自由贸易的环境和开放的市场,但不会“对国家之间关税讨论情况进行猜测”。最为坚决的则是福特,在声明中宣布之前进口车的降价保持不变,同时还说了一些“各国政府有必要协作降低而非提升贸易壁垒”、“密切关注事态”等不疼不痒不咸不淡的无奈话。

“额外增加25%关税简直是一场噩梦。”陕西延安锦驰菲克投资人兼副总经理王荣震这样表示。这家经销商业务范围覆盖产自美国的FCA Jeep品牌进口车。根据王荣震的说法,之前关税下调,一批产自美国的美系和德系车也削减了指导价,但如果在增税后撤销降价甚至比最初有所提升,则将很难与产自欧洲的进口车竞品抗衡,因而车企或许仍将维持折扣。

据《每日汽车》所知,5月降税政策公布后,一大批车企计划自7月1日起相应下调进口车指导价,实际上并非全部转移到终端售价中。当前不少进口车开出大幅度折扣优惠,经销商压力较大,在降低指导价后很可能选择维持原先终端售价,而减轻经销商负担。

同样的道理,对于选择不调整指导价的进口车来说,也可以通过经销商取消折扣来将成本转移给消费者,实现“变相涨价”。

经销商、消费者和进口车企三方必须有一方或者多方承担关税上升带来的额外成本。单纯压迫经销商,将面临渠道生态恶化的后果;倘若全部由消费者承担,则显而易见销量将滑坡;最终很可能还是三方共同吸收多出来的这部分成本。

加速的淘汰赛,谁最惨?

在《中美汽车贸易战阴影又近,哪些企业最遭殃?》一文中,笔者曾列举了主流进口车品牌销量数据,对总体影响进行量化分析。

2017年中国十大进口汽车品牌

在分析机构和海外媒体看来,美系福特汽车、特斯拉和德系宝马、梅赛德斯-奔驰处于受害最重序列——要么按照加征关税将价格转移给消费者,则将面临价格竞争不利的局面,要么打落牙齿往肚里咽,自己承担增加的成本,竞争对手倒是笑开了花。

根据乘联会统计,2017年中国汽车进口量达到125万辆,其中280,208辆来自美国工厂,总价值大约131亿美元,单车均价4.68万美元。在中国进口整车中,美国制造的车辆占22.4%销量份额和25.7%金额份额,主要产品包括奔驰图斯卡卢萨工厂的GLS、GLE/Coupe,宝马南卡罗莱纳州斯帕坦堡工厂的X5,特斯拉Model S/X电动车,福特品牌性能车和林肯品牌车辆等。

中国进口美国制造整车中,德系车比重最高。美国方面统计数据显示,去年中国市场267,473辆美国产进口车里,宝马占比最高,大约为10万辆(2017年中国总计进口宝马187,393辆)。其次是美国产奔驰SUV,其中光是GLE级就达到28,548辆,加征关税可能导致损失数亿美元。

美系车反而占比低于德系车。福特和林肯去年在华进口车销量大约为8万辆,林肯按照进口和零售不同的统计口径,有64,738辆和54,124辆两种说法,福特品牌则为1.9万辆。通用汽车进口车数量较少,如别克昂科雷、凯迪拉克CTS等,倒是去年向美国返销更多中国造车辆——大约3万辆上汽通用生产的别克昂科威。特斯拉去年在华销量大约为1.7万辆。

但是业界许多观点未能get到几个比较意外的因素。

首先是并非只有进口车承压。对在中国本土化总装车辆的美国企业来说,如果仍有一部分零部件需要跨洋从美国供应,那么国产车辆也不能完全幸免于关税的上涨影响,因为汽车零部件同样处在关税陡增的范畴序列,锦驰菲克投资人兼副总经理王荣震解释称。

中方加征关税清单中和汽车相关的部分

其次,决定受害程度的并非只有进口销量规模,同样还有品牌调性和档次。

Macquarie资本研究公司资产研究业务董事总经理Janet Lewis表示,其预计林肯将是最大的受害者,程度高于其他竞争对手品牌,不仅是因为目前完全依赖进口,并且“林肯品牌价值低于德系,而特斯拉产品的独特性决定了消费者对价格敏感度相对较低。”当然,特斯拉的日子也不会太好过,2017年在中国营收突破20亿美元,今年随着关税的提升,在华利润将显著滑坡。

第三,在美国设厂的德系车企,受害贸易战并非只影响德国方面。正如宝马发言人指出的,去年斯帕坦堡生产了超过371,000辆汽车,大约70%销往美国以外市场,而近10万辆的在华销量占据总产销的四分之一以上份额,“无壁垒的市场是至关重要的因素,不仅仅是对我们宝马一家企业的业务模式来说,同时对全球经济的增长、福利和就业也是一样。”这也意味着美国方面就业岗位和福利的损失会对特朗普构成压力,而这将影响贸易战的延续时间。

第四,即便宝马奔驰未被列入“最受害”品牌序列,但从进口体量上说,蒙受的经济损失绝对值或许会最高。

上海澳特鸿汽车销售有限公司销售经理刘媛媛日前对媒体表示:“绝大多数客户都在观望,在贸易战风波之后,许多进口车尤其是美国生产的宝马X4、X5和X6都受到了冲击。我们告知消费者7月6日之前可以按原价格买车,但之后便无法保证。”这家经销店销售的奔驰、别克和捷豹路虎进口车,现在面临消费者驻足观望的情形——他们都在等待例行的暑期清库存折扣。

中国车市逐渐走向成熟,而优胜劣汰的淘汰赛也在推进中,越来越多的品牌从以前的胜负对决走向生死相搏。今年以来已连续出现铃木、菲亚特计划告别中国市场,斯巴鲁、英致等也岌岌可危。进口关税的波动无疑也将改写车市的格局,尤其是豪华车市场。

对宝马来说,仅仅国产X3并不足以消减X5等车受到的冲击,在ABB三强大战中所面临的困境将愈加明显,很可能将长期处于中国市场豪车三强里垫底的位置。

而林肯在中国已经处在国产迟缓、产品力不如竞品、溢价不高、仅靠“林肯之道”打服务牌的尴尬境地。在关税影响之前,林肯之前的势头就已经不复高涨,今年5月林肯在华销量为3,700辆,同比下跌10.0%,1至5月累计销量19,963辆,同比下降2.0%。对二三线豪华车来说,如果不能在华跨过年销10万辆大关,那么很难通过规模效应稳坐前几名的交椅。

至于特斯拉,以粉丝经济的粘度和较低的在华销量占比来说,原本应该不太着急,但特斯拉的特殊性就在于:公司现在就指望Model 3的成长性支撑高企的股价,而Model 3要达成全球年销量20至50万辆势必离不开中国市场,尤其是独资工厂的国产计划。而现在我们收到的消息是,特斯拉独资工厂在2021年之前难以投入运行。

反观雷克萨斯等品牌,15%关税对比美国造豪华的40%关税,优劣形势一目了然。雷克萨斯中国副总经理植田浩一在前不久的媒体沟通会上对《每日汽车》表示,雷克萨斯“非常注重指导价变动带来的影响”,因此根据关税下调指导价恰恰反映了该品牌已经充分做好了心理准备。

关税贸易战很可能并不会维持太久,但它或许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特朗普这只“恶之蝶”扑动了翅膀,引发的风暴带来汽车行业的改观,也便在可预期的范围之内了。


标签: 行业分析
0 +1
收藏
纠错/举报
热门内容
2
评论
收藏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