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汽车卖爆了,造车大佬们还是很焦虑

摘要:造车新势力熬过冬天,成为资本的宠儿,不过造车大佬们还不敢轻言胜利,还有智能汽车、自动驾驶等珠峰等待大家继续攀爬

▲ 蔚来CEO李斌  图源:第十三届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 ▲ 蔚来CEO李斌 图源:第十三届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

文 | 张洋  

编辑 | 施智梁


再来合肥,蔚来CEO李斌已经是半个“东道主”了。

他说,“合肥对蔚来有‘救命之恩’,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合肥伸出援手,把我们从‘重症监护室’抢救回来。”

李斌知恩图报。6月10日,第十三届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在合肥开幕,他对台下数百名同行呼吁“大家快来合肥投资吧!”。

这届论坛以“先手”为主题,邀请李斌、小鹏汽车CEO何小鹏、高合汽车CEO丁磊等一众造车大咖,围绕新汽车产业革命,探讨汽车行业的未来。

上一届,大家还在探讨如何在“冬天”寻找机会,如今新能源汽车产业在资本市场扬眉吐气,生存已经不是问题,他们更聚焦未来,频繁谈起自动驾驶,以及对未来汽车的想象。

合肥投资蔚来变现55亿元

台上呼吁大家来投资的李斌,在2019年还是“年度最惨的人”,蔚来股价最低的时候只有1.19美元,李斌到处寻找投资,在北京、湖州都碰壁,最后等来合肥出手相救。

2020年4月底,合肥市政府斥资70亿元投资蔚来,把蔚来从破产边缘拉了回来,一年过去,蔚来市值已经达到700亿美元,合肥投资浮盈超过1000亿元。

李斌透露,合肥市政府已经退出一部分。2021年2月,蔚来曾公告以55亿元向两名战略投资者回购蔚来中国3.305%的股权,这正是合肥市政府的变现之举。

合肥套现后,把投资收益继续用在支持智能电动汽车产业链上,跟蔚来签订了《深化合作协议》,双方在合肥新桥机场附近建立了NeoPark,打造一个智能电动汽车完整产业链的园区。

李斌提到,目前,第二个工厂已经开工了,明年三季度就能够投产。NeoPark正是他疯狂向同行推荐的园区。

合肥和蔚来的佳话在前,越来越多的公司加入造车的行列,百度、滴滴、小米纷纷入局,哪吒也得到周鸿祎的青睐,得到30亿元的投资。

哪吒CEO张勇在获得投资后首次露面,他讲到哪吒第一要“结硬寨、打呆仗”,第二“不搞军备竞赛”。他计划哪吒在智能技术的发展上,要投入100亿元,建立起1000个的队伍,一步一步从L2+向L4进发。

自动驾驶和智能汽车,是所有造车“大佬”都关心的话题。何小鹏提到,过去一线城市用户购置新车,新能源汽车只占5%-6%,2021年一季度新能源汽车占比已经超过20%。

他相信汽车行业即将迎来智能汽车时代,虽然现在智能汽车在一线城市用户购置新车中,占比不到10%,但他认为到2030年会迎来智能汽车的第一个拐点。

到那时,“所有人觉得买车不配高级别自动辅助驾驶就等于没买车”。

智能汽车对造车“大佬”们来说是机遇,但也是挑战,因为有太多的不确定性,以及更多的玩家正在进入这个行业。

李斌自嘲:“蔚来还是小学生,还没有坐上智能汽车的饭桌上,只是刚刚入门”。

▲ 图源:IC ▲ 图源:IC

把汽车变回“马”

造车大咖们对智能汽车的终极畅想,是人车合一。

李斌作了一个比喻,“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把马变成车,现在也要花很长的时间重新把车变成马,这个马是抽象的马,是通人性的。”

江汽集团董事长项兴初认为,“车最终会回到人的情感上,车会成为我们的陪伴,属于车主的专属生活空间和私人领地,它最懂我,甚至比我自己还要懂”。

从人的情感出发,打造个性化的汽车产品,就要求车企去了解用户,服务用户,做更深入、细致的用户运营。

同济大学汽车学院和设计创意学院双聘教授马钧教授提到:“让人感觉很舒适,让用户感受不到的设计,这是最设计师最大的挑战。”

他分享了美国的一个调研显示80%的CEO、设计总监、产品总监,都认为他的产品给用户传递了卓越的体验,但是我们去问客户,只有8%的客户同意。

高合汽车创始人丁磊说,“我过去卖过400万台车,可是没有车主朋友,今天卖三位数的车,已经有百余位车主直接和我联系,这个时代要求你必须要有车主思维。”

他提到,过去把车批发给经销商,他们是我们的缓冲,他们去应对客户,当时产品太简单了,它只是商品,而现在智能汽车已经是一个平台,你必须进行运营。

在丁磊看来,用户和主机厂的关系已经彻底被改变,“用户永远是我们的先手,他永远在挑战我们,他们是我的‘棋友’,我们要学会跟用户一起共创品牌。”

小鹏汽车则在智能汽车的基础上走得更远,何小鹏透露,“今年下半年,我们会推出在一款全新的概念交通工具,车既可以开也可以飞。”

他提到,“从飞控、运控、电动、材料学全套,我们已经做了八年测试,相信在未来几年里面,我们会把真正能够既开又能够飞的汽车商业化落地。”

▲ 图源:IC ▲ 图源:IC

自动驾驶爬“北坡”还是“南坡”

人车合一也好,飞行汽车也罢,前提条件是解放双手,即实现自动驾驶。

智行者联合创始人李晓飞把实现自动驾驶视为爬珠峰,而现在我们还在只爬了一段路,目前真正投入商用的只是L2级别,还没到L3,到L5还需要漫长的过程。

张勇有过并不愉快的智能驾驶体验,前段时间,他尝试了某品牌车的智能辅助功能,“过红绿灯时,我发现体验非常不好,因为你无法充分信任,两个手虚握方向盘,把自己搞得很累。”

他觉得,“一个新的技术,可以让尝鲜者测试,但大规模的推广还是需要特别慎重,安全至上”。

在自动驾驶路径上,有“南坡”,“北坡”之说。“南坡”容易一点,借助感应器件如激光雷达,再加上视觉感知,一步步迭代,张勇更倾向爬“南坡”。

“北坡”则是一步到位,只使用视觉感知来实现自动驾驶。特斯拉在5月宣布,北美市场的Model 3和Model Y车辆的辅助驾驶AutoPilot系统中,将放弃使用雷达传感器,转而聚焦摄像头视觉为中心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

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曾嘲讽激光雷达为“拐杖”,认为这种器件太贵且难以使用。

赢彻科技CEO马喆人不认可特斯拉的激进行为,他觉得“特斯拉直接采用视觉感觉,就相当于爬珠峰既不要向导,也不要拐杖,太危险了”。他提到,“现在车规级的传感器很便宜,一颗几千块钱,成本上没有增加很多,但多了一重保险。”

李晓飞认可马斯克的第一性原理,坚信视觉感知是自动驾驶的最终形态,但是他也认为“现在还是抛弃激光雷达还太早,要走稳一点”。

0 +1
收藏
纠错/举报
相关推荐
热门内容
0
评论
收藏
精彩视频

按住此处可拖动

不再显示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